当前位置:首页>>理论评论

一曲人性美与人类爱的赞歌 

--吴德铭教授新作《香格里拉之恋》评析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云贵
发布时间:2013-05-15

 在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主办的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征稿和评选中,云南省老作家吴德铭教授的长篇小说《香格里拉之恋》,在海内外应征的800多部长篇小说中脱颖而出,名列前茅,荣获屈指可数的长篇小说一等奖。该作品的“故事梗概”,已在《小说选刊》2012年增刊中发表,全书也已于2012年6月由中国文史出版社标明获奖作品公开出版。

  对于这部长篇小说的成就,著名作家、《小说选刊》主编杜卫东,在为《香格里拉之恋》撰写的授奖词中已作了很好的概括,他这样写到:

  “遥远的香格里拉,‘消失的地平线’,人类的一颗至纯至粹的钻石。

  这颗美丽的钻石的每一个平面,都是一个闪亮的舞台。在这舞台上,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次第上演。亲情的高贵、爱情的诗意、友情的温暖,跃然纸上。人性的幽深细腻、现实的波澜壮阔、历史的风起云涌,跃然纸上。遍地风情、异域风光、民族气派,跃然纸上……

  这就是长篇小说《香格里拉之恋》展现给我们的无边风情。

  这样的风情既是历史的结晶,更是现实的结晶。”

  在这段授奖词中,杜卫东先生连用了三个“跃然纸上”,主编对这部作品爱慕之深、赞赏之力、评价之高,也“跃然纸上”。

  《香格里拉之恋》,是吴德铭教授历经数年精心构思的长篇小说,是在历史和现实生活的基础上,演绎、升华出来的一部人间悲喜剧。读完全书,我感到,这是一部意蕴丰富、特色鲜明的作品。其特色,突出地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 意蕴丰富新颖

  作品的艺术构思别致,人物性格鲜明,亲情、爱情、友情、人情巧妙交织,是一部意蕴丰富、构思新颖的成功作品,是一部竭力张扬中华民族精神、倾情歌颂中国人民以和为贵、与人为善的崇高民魂的优秀作品。

  它通过中、美、日三个国家、不同民族的三代人的传奇婚恋纠葛,以及当今人们面对发展、繁荣所带来的人性差异,倾情赞美了至纯至真的爱情、可歌可泣的亲情、感人至深的友情,犀利地鞭笞了人间丑类们的卑劣行径与丑恶灵魂,谱写了一曲人性美与人类爱的赞歌。

  这部小说的故事肇始于20世纪40年代初叶,援华抗战的美国飞行员杰克·威尔逊驾驶的运输机,在云南西北上空遭到侵华日军战斗机的狙击,激烈交战后,双方机毁人伤,杰克和日军飞行员伊藤次郎一起坠落在美丽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正当二人生命垂危之际,美丽善良的藏族牧羊姑娘达瓦卓玛和她的阿爸、民间藏医此吉尼玛,不仅人道地收留了他们,并用神奇的藏药救治了他们。此间,杰克和伊藤都爱上了尼玛的独生女卓玛。结果卓玛选择杰克,当他们举行婚礼时,伊藤悲伤地不辞而别,尼玛把他从雪地里再一次救活过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伊藤被遣返回日本,杰克携带女儿格玛回美国探亲,卓玛因要照顾生病的阿爸未能同行。嗣后,卓玛发觉再度怀孕,并生下一个男孩子。不料,因中美关系长期不正常,卓玛与杰克父女音讯断绝。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恩爱如初,无奈天各一方,互相只能苦苦思念。在漫长的岁月中,卓玛与儿子格桑,在各种政治运动中受到非人待遇,特别是受到坏人、老藏兵班长索朗多吉处心积虑、没完没了的胁迫、陷害与纠缠,不得不改名央金,隐姓埋名,迁居深山生活。杰克回国后不久,他们的女儿格玛,在美国结婚后生下了爱丽丝。改革开放后,卓玛和杰克的外孙女爱丽丝,作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科研人员到中国西南考察,同时寻找外婆。此际,她与前往香格里拉寻找在梅里雪山登山遇难的父亲的遗骸的伊藤次郎的孙女伊藤静子不期而遇,二战时期的两个飞行员和他们的第三代——农布、爱丽丝、伊藤静子等在香格里拉又结成了新的友谊,并一起粉碎了跨国犯罪集团盗取我藏医藏药秘方等阴谋。当卓玛得知杰克重病缠身,便与父亲精心研制藏药,终于治好了杰克的绝症;于是,在隔绝半个世纪后,卓玛与丈夫杰克、女儿格玛最终重逢于香格里拉。

  这部小说,通过一个充满历史纵深感和现实立体感的生动故事,将中国人民博大的爱国主义、人道主义、国际主义精神,与主人公感人至深的人性美、爱情美、伦理道德美,有机而合情合理地融汇在一起,可歌可泣、催人泪下。作品的艺术构思别致,人物性格鲜明,亲情、爱情、友情、人情巧妙交织,是一部意蕴丰富、构思新颖的成功作品,是一部竭力张扬中华民族精神、倾情歌颂中国人民以和为贵、与人为善的崇高民魂的优秀作品。

  二 形式独特创新

  作品不仅具有语言艺术的想象性,而且具有影视艺术的视像性和音乐艺术的旋律美。作者只消稍加整理与调整,这部小说就可转化为一部很好看的大型电视连续剧。

  这部作品的另一个特色表现在艺术形式上。它不是传统意义的长篇小说,而是一部别具一格的长篇小说。其别致之处就在于,他把语言艺术与影视艺术乃至音乐艺术,有机地融入到了长篇小说之中,将小说和影视作品合二为一。这样,作品不仅具有语言艺术的想象性,而且具有影视艺术的视像性和音乐艺术的旋律美。作者只消稍加整理与调整,这部小说就可转化为一部很好看的大型电视连续剧。

  影视作品是以语言艺术为基础,以表演艺术为中心、以造型艺术为辅助的综合性视觉艺术。一剧之本最为重要。如果剧本不佳,就很难进行再创作。而该作品的结构,特别接近影视作品的结构。整部小说不分章节,只有693个场景,犹如693组镜头。每一个场景都是一个具体的画面和具体的场面,人物的行动、情节的发展、语言的运用等,全在视觉感、现场感很强烈的情境中展开。作者还把影视作品场面转换的用语,直接运用在了作品中,如“回忆开始”、“回忆停止”、“回忆结束”等影视作品场面处理用语,在小说中便出现了数十次。

  影视艺术要大量运用摄影、绘画、音乐、舞蹈、工艺美术等多种艺术形式。特别是音乐艺术,常常是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的重要元素,甚至是其重要标志之一。比如:国产电影《上甘岭》中的主题歌《我的祖国》、《冰山上的来客》的主题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南斯拉夫电影《桥》的主题曲《啊朋友再见》等等,它们不仅体现了影视作品的主题,诠释了影视作品的意蕴,而且成为了这些作品民族作风和民族气派的重要载体,其意义不可小觑。而在文学作品中直接运用音乐元素,则比较少见。吴德铭教授的新作《香格里拉之恋》,则在人物形象的刻画和情节的发展过程中,大胆地运用了一些中外音乐元素,这既是作品的一个创新,也是它的一大特色。比如:在表现藏族婚礼时,采用了当地传统的《离别歌》《迎福歌》《敬神山歌》,在描写卓玛与杰克的爱情和离别后的思念时,便大量运用了优美的藏族民歌与情歌。小说还将电影歌曲《美丽的香格里拉》及一些脍炙人口的云南民歌作为小说的重要旋律之一,更是增添了一股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而揭示伊藤次郎和杰克的心理活动时,作者精选了展现人物内心与性格特征的日本民歌和美国名曲,如日本童谣《小小的晚霞》与《海滨之歌》;美国名曲《蓝色探戈》《当孩子诞生的时候》等等,充实和丰富了作品的艺术氛围和异国情调,为下一步改编、摄制影视作品奠定了基础。

  三 语言个性鲜明

  语言是思想的直接表现,只有熟悉人物的语言,才有可能把握和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活动,揭示他们隐秘的心路历程与情感世界。

  文学是语言艺术,是用语言造型的艺术。散文大家秦牧曾说,作家应该有三个仓库:生活的仓库、知识的仓库、语言的仓库。一部作品的优劣成败,关键就在语言。汉族作家要表现少数民族题材,除了必须熟悉他们的生活、思想和特定的民族心理素质外,还要特别熟悉他们的语言。语言是思想的直接表现,只有熟悉人物的语言,才有可能把握和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心理活动,揭示他们隐秘的心路历程与情感世界。吴德铭先生的这部作品,主要人物和人物的活动环境,是以卓玛一家四代人为中心的藏族男女老少和香格里拉地区,他较好地把握了藏族群众的日常语言、特别是主要人物卓玛父女的口语,有较为浓郁的民族色彩与个性特点。

  例如,卓玛的阿爸尼玛与日军飞行员伊藤的一段对话:

  尼玛:我的眼睛好使着呢,“天上飞过的百灵,我能一眼看出是公的还是母的。”

  “伊藤,你说破嘴,哪怕是口水说成药丸,我也只有一个女儿,一朵格桑花,不能开在两座山上呀。”

  又如,当杰克回美国后,长期杳无音讯,尼玛劝说女儿改嫁:

  “卓玛,我当初就说过,‘山羊爱高山,绵羊爱草坝’,可你听不进我的话。”

  “卓玛……我们康巴汉子好样儿的,像雪山上的骏马一样,多得很,你何必一定要死守着那脱了缰绳、跑到天边的野马。”

  作者描写卓玛性格的语言,也同样精彩。例如:当杰克回美国前夕,卓玛将一串佛珠套在杰克的脖颈上时说:

  “我们藏族有句谚语:‘两个针尖的针不能缝衣,两个心眼的人不能成事’,只要我俩都是一个心眼,多高的山、多大的海,也不能把我们分离。”

  作品里运用的民族民间谚语、俗话不仅别开生面,而且非常生动贴切,例如,尼玛对杰克、伊藤说:“你们两个要分开住。我们藏族有句老话:黄牛和犏牛不能同架。”再如,当尼玛感谢和国强救了卓玛时,和国强淡然一笑:“不谢不谢,我们纳西族有句老话,‘小拇指受伤,大拇指也疼’啊。”又如,尼玛收和国强为徒弟时说:“藏族有句老话:‘先长的眉毛,不如后长的胡子’,你应该超过我。”

  语言的地域特点、民族特点与人物的职业特点、性格特点互为表里,相得益彰,使作品大为增色、升趣。

  四 细节生动传神

  一篇真正的小说,绝对不能忽视情节、形象、构思、语言的琢磨与雕刻。准确地说,《香格里拉之恋》是一部长篇影视小说,融影视文学与小说于一体。

  不论小说或影视文学,都应十分重视细节描写。生动、鲜活、独特的细节,是决定作品成功与否的极其重要的因素。著名电影导演艺术家谢铁骊看电影文学剧本有一个习惯:见到视觉画面感强烈又生动鲜活的细节时,就在旁边画一个五角星。看完剧本后再数一数五角星的个数。如果有5个以上的五角星,他就立即拍板接拍。如果只有3个以下的五角星,他就退本子;可以说,从一定意义上说,细节往往决定影视文学剧本的成败得失。

  小说虽然与影视文学剧本不同,但却有天然的联系。因为影视文学剧本是介于小说与戏剧之间的文体,取二者之长、弃二者之短而独行特立。所以,细节在小说中的重要性,绝不亚于影视文学剧本。当然,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只有几个好看的细节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还要有生动的情节、成功的形象、巧妙的构思、鲜活的语言。所以说,情节、人物、主题、结构、语言,是小说的五个不可或缺的要素。按传统小说理论说,至少前三个要素绝对不可少。20世纪中叶,我国在十年动乱后,文坛进行了拨乱反正,当时受“矫枉必须过正”思想的影响,一种“没有主题、没有情节、没有人物”的三无小说曾一度流行。但毕竟太“过正”,很快就“寿终正寝”了。读者仍然钟爱情节诱人、形象鲜活、构思新颖、语言流畅的小说,喜欢既继承和保持了我国古典小说的优良传统、又吸收了中外小说创作元素的作品。因此,一篇真正的小说,绝对不能忽视情节、形象、构思、语言的琢磨与雕刻。

  准确地说,《香格里拉之恋》是一部长篇影视小说,融影视文学与小说于一体。细节常常成为情节线索,其重要性非同小可。这一点,作者了然于胸,故而精心设计了不少颇具特色的细节,如“百宝图”、“木念珠”(佛珠)、“蛤蟆玉牌”、矿石收音机、军刀、藏獒、红豆杉、滇金丝猴等等。特别是“百宝图”、“木念珠”和“蛤蟆玉牌”这三个细节,将敌我两组人物的命运和卓玛与杰克刻骨铭心的爱、伊藤对卓玛父女与胞妹伊藤芳子的思念,有机地粘合在了一起,由表入里,层层展开,步步深入,引人入胜,生动、形象地展现了这一组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点,深刻地揭示了作品的主旨与内涵。

  “百宝图”,是杰克对香格里拉各地细致考察后,花了三年时间精心绘制的一幅香格里拉建设规划图,倾注了杰克对救助他的卓玛父女和中国西南边疆锦绣山河的热爱。他回美国探亲时,交给卓玛珍藏。卓玛把它视为自己与杰克爱情的重要信物,为了保护这张图,她经受了种种磨难、艰辛和屈辱。这张图,铭刻了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情与忠贞爱情。同样是这张图,被以乔志达为首的跨国犯罪集团视为标示大量珍宝钱财掩藏地址的“藏宝图”,于是不惜指使犯罪集团的成员洪菲整容、化妆、更名扎西,网罗坏人、老藏兵班长索朗多吉,费尽心力图谋盗取此图。这一系列情节的展开,有力地揭示了这一群反面人物的贪婪嘴脸和丑恶灵魂。“百宝图”,成了小说内涵丰厚的重要的情节线索。

  “木念珠”(佛珠),是卓玛亲手精心制作的,当杰克回美国探亲时,让他戴在了脖子上,并说:

  “但愿我们的爱情,像这一颗颗佛珠,永远圆满,互不离散,也希望它伴随你,让佛祖保佑你一生平平安安!”

  杰克:“我会一辈子爱你的,一天也不会离开你。”

  这一串佛珠,不仅是卓玛与杰克坚贞爱情的信物,他们离别后,在互相思念时数次出现;后来,当他们的外孙女爱丽丝到中国来时,杰克把它交给了她,它又成了爱丽丝寻找外祖母的线索,最终甚至成为卓玛在法庭上揭露罪犯弄虚作假、冒名诈骗的重要证据。

  而“蛤蟆玉牌”,是日本人贴身佩戴的吉祥物。“蛤蟆”在日语里念作“凯露”,跟“回家”发音相同。伊藤离别卓玛父女时留给她们的“蛤蟆玉牌”,是他妈妈给他挂在身上的,母子情笃,归家情急,情深意远。后来,伊藤的孙女伊藤静子,到香格里拉寻找卓玛一家,此信物成了伊藤与卓玛两家人患难之交的联络纽带。可见,这些细节都有力地充当了主要人物性格呈现与小说情节展开的重要载体。

  小说中的细节设置较多,“百宝图”、“木念珠”(佛珠)与“蛤蟆玉牌”这三个细节,承载的意蕴最重,是设置得最好、运用得最成功的。常言道:“细节不细”,由此“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吴德铭教授的《香格里拉之恋》,可圈可点的地方甚多,不再一一评论。我衷心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和专家,能阅读和重视这部融人民性、民族性、现实性和国际性为一体的优秀作品,并期待它能尽早搬上屏幕。


(编辑:路涛)

联系电话:(010)66022629 E-mail: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作家协会 ©20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