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专题作品丨韩笑纹:时代变迁话通信

[关闭本页] 来源:京艺苑      发布时间:2022-12-28

时代变迁话通信

文/韩笑纹


一、改革开放 通信先行


  1984年是我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漫长而又枯燥的学生时代在这一年的夏季结束了,我步入了工作岗位。

  我被分配到北京市电信管理局十万门程控电话工程指挥部筹备处,办公地点在长安街的电报大楼六层。

  “十万门程控电话工程指挥部”是个什么单位呢?可能现在的大部分朋友都不知道。但对于所有电信业内人士来说,这是个可以写进我国电信行业发展史的单位,它的成立是我国电信行业飞速向现代化发展的起跑线。

  现在四五十岁以上年龄的朋友都应该还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我们国家的通信水平还相当落后,电话普及率非常低,家中能有电话的只有高级干部和一些社会名流,而普通百姓家是没有条件安装电话的。

  那时每一条胡同或者每一个居民楼都有公用传呼电话,如果谁想要打电话就要到公用电话地点来打,倘若别人打来电话找你,则是由看电话的人去家里喊你,你再跑到公用电话处来接电话。为了不耽误别人通电话,对方先将电话挂断,你还要再重新将电话拨过去。有时赶上打电话的人多,你要耐住性子拨很长时间才能打通这个电话,极不方便。

  机关单位的电话同样也是严重不足。大一点的单位基本都有总机,各个部门设有分机,赶上电话比较多的时候,电话打出打进都挺困难。而规模小一些的单位,必要或重要的科室才会给安装一部电话,一般的职工也只能去传达室打电话,或者由传达室的人叫你去接电话。

  记得20世纪70年代,社会上流传一则笑话:“文化大革命”中某工厂在大礼堂开批斗大会,台上面坐着“革委会”的正副主任,被批斗对象低头站在一边,会议开得轰轰烈烈,一对男女职工不时地带动全场高呼口号,底下的群众也都一遍遍地跟着齐声喊,这时礼堂的大门被推开了,传达室的老师傅将头伸了进来,对着台上喊“李主任电话”,台底下的群众也不由自主跟着同声喊“李主任电话”。笑话极具讽刺性,但也从侧面真实地反映出当时电话的状况。

  如果要和国内其他地方通长途电话,那就更加不容易了。首先要去邮电局排队,排上队后才能在营业柜台填写挂号单,然后长途话务员根据填写的单子人工转接到另一座城市或地区的邮电局所,再由当地相关的邮电局所转接到具体的电话机。这一流程下来,快时也要几十分钟,慢的甚至需要一两个小时。

  所以在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信息联系大都是通过信件传递,即使是在同一座城市也都是写封信,贴上四分钱的邮票,投到绿色信筒里,顶多一天对方就能收到。但是要往外地邮寄信件就会慢多了,若遇到紧急情况,那就只能发电报了。可电报资费比较贵,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可谓相当奢侈,一个字就要几毛钱,除非家中遇到大事急事,不然是不会拍电报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决定将今后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全国开始了热火朝天的现代化基础建设。

  我国通信行业一马当先。

  当时我国的通信基础设施太落后了。发达国家都已经是数字程控交换机了,而我国大城市还大多是步进制交换机,就连首都北京也是正逐步更新改造为纵横制交换机。农村或边远山区还存在手摇发电人工接线的通信模式。这种落后的通信方式大大地阻碍了信息的传递和流通,难以承担国民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的重担。国家领导充分意识到这点,下决心要将我国通信设施提升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通信快速发展,积极引进外资和技术成了唯一正确的做法。

  1983年,国务院领导率团访问法国,与法国知名通信公司阿尔卡特达成了合作意向,由阿尔卡特通信公司提供设备和技术,在我国首都北京建设十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工程。

  1984年5月18日,邮电部正式立项,批准改扩建北京电话网十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工程。这是“七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是载入我国电信历史的最大的电话工程。它正式拉开了我国电信行业迈向现代化的序幕。

  我有幸在通信大发展建设的筹备期就加入其中,目睹并亲身感受到了我国通信事业发展的每一阶段日新月异的成就,见证了我国首都通信从一穷二白白手起家,到步履维艰艰苦努力,再到蓄势待发抓住机遇一路奋进,最终实现弯道超车,跨越走到今天的世界领先地位。


二、龙腾虎跃 赶超世界


  常言说“万事开头难”。但中国的电信行业在改革开放大潮的浪涛推动下,从一开始就呈现出惊人的爆发力。短短的10年工夫便取得了接近或追平发达国家电信水平的成绩,令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惊叹不已。

  1984年,北京市就有两个电信成果令人刮目相看。第一个成果是在11月8日,北京市第一个程控电话局——呼家楼50电话分局建成投产运营,又过了一年,即1985年12月25日,呼家楼程控电话50分局,升级为500局,成为北京电话网第一个七位制局。又过了10年,到了1996年,北京市电话号码升为八位,是继巴黎、东京、中国香港、上海之后,世界上第五个电话号码升至八位的城市,已超过英、美、德等老牌发达国家。第二个成果是在1984年12月,中国首次进行南极科学考察,北京短波第三、第四发讯台和第五收讯台担负了此次远洋考察的通信任务。短波电台与“向阳红10号”科学考察船保持通信联系,1985年1月8日与到达南极的中国南极考察队无线电话通话成功,通话距离1.7万多公里,这在当时已达到了领先世界通信水平的地位,也是中国电信史上最远距离的短波通信。

  我国的通信水平在短短的10年时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和国家的英明决策是分不开的。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务院就将通信设备定为开放性行业,允许并鼓励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对通信设备进行自主研发和制造。那些年,如雨后春笋般的大大小小的通信设备企业遍布全国,大家群策群力,出资金,出技术,出智慧,出汗水,为我国通信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到了20世纪90年代,从这些公司里脱颖而出的大型通信设备民营企业有四家,分别是巨龙、大唐、中兴和华为。当时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邮电部部长向当时国务院分管副总理邹家华汇报这四家公司的情况,邹副总理看到四个公司的名字后哈哈大笑起来,部长纳闷地问道,您为何笑啊?邹副总理说,你将这四家公司名字的第一个字相连一下,这不就是巨大中华嘛!

  正是有了国家的英明决策,果断地放开了电信市场,吸引了社会力量的介入,再加上全体电信人的共同努力,只用了短短的 20 年时间,就让我国通信水平从极其落后的状况,迈进世界领先的行列。

  整个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通信行业就像中国的经济一样呈现出井喷之势。

  仅就北京而言,1994年7月,北京市的城近郊区全部实现了电话程控化,装机容量大幅度提高,曾经遥不可及的“奢侈品”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几年之内,城市几乎家家都有了电话。

  当时通信公司的各个营业厅都是排长队报装电话的人群,往往要排好几个小时的队才能排到柜台前办理申请报装手续,但大家却都乐此不疲,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可见当时人们对电话的向往,以及对现代化生活的追求。

  中国成为世界上电话普及率最高的国家。

  紧接着,我国又对新型新式的通信工具,开始了引进和生产。

  1985年无线寻呼业务诞生,开创了个人通信工具的先河。也就是说,不管你身处何地,哪怕远离城市,也能够找到你,并把想要诉说的内容通过数字符号传递给你。

  这个通信工具小巧便利,可随身携带,大家都叫它BP机。

  现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可能都没有用过BP机。但当时可是风靡一时的,谁的腰间能挎着个BP机,那可太拽了,每当BP机发出清脆的滴滴声时,有的持有者还要故意装作没听见,让它多响几下,借以显示持有者的身份。然而,寻呼机的发展仅仅持续了大约五年的时间,便被手机逐渐地取代了。

  手机是大家对它的简称。它的学名应该叫无线移动电话。电话从有线到无线是一次革命性的飞跃,标志着人类社会从此进入了无线通信时代。

  早期的移动电话,厚实笨重,形状像一块黑色的砖头,重量要在一斤以上,而且价格昂贵,一台就要几万元,所以首先使用它的大都是那些先富起来的生意人。他们走路时将它拿在手里,吃饭时将它立在桌上,有意无意地向别人显示自己的身份和财力。因此,当年人们都称它为“大哥大”。

  当时的移动电话除了通话外没有别的任何功能,而且通话质量非常差,信号也不够稳定,需要靠使劲地喊,对方才能听清楚。那时常常看到这样的街景:一个西装革履绅士派头十足的人,一手拎着黑皮包,一手拿着黑砖头大小的电话,高声叫喊,像是在和电话那头的人吵架,引得路人们侧目相看。

  短短的20年时间,我国的通信事业完成了华丽的转身。从落后的有线通信跨越到世界领先的无线通信。与此同时,通信还担负着更大更多的社会责任。比如,1990年承担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的通信保障任务;1997年、1999年圆满完成了香港回归和澳门回归的重点通信保障任务;1999年10月1日,圆满完成新中国成立50周年阅兵及庆典活动的通信保障任务……充分显示了首都通信全覆盖、多层次、高质量、大规模的一流水平。


三、喜逢奥运 续写辉煌


  2001年是21世纪的第一年。这一年世界上有件大事让中国人永远铭记。

  那就是北京取得了第 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权。

  那是2001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点整,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莫斯科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人们屏住呼吸,看着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缓缓地从一个金色的盒子里取出一张折好的纸,然后慢慢地打开,用他特有的低沉而深厚的嗓音念出了一个词:Beijing。那一刻,所有的中国人都听懂了,北京!

  从那一刻起,中国北京被推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

  北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有着千年的悠久历史,丰富厚重的文化底蕴,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她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她已由一个历史文化名城跻身世界知名的国际大都市的行列。

  一年以后,即 2002年7月15日,在北京市政府大楼里召开了一次重要的市长办公会。这次会议对2008年奥运会的准备工作做了全面部署,会议吹响了北京筹备奥运会的号角。

  市长办公会议同时决定并授权北京市通信公司组建北京市数字集群指挥调度无线政务网。这是国际奥委会的要求,也是我们的承诺,更是奥运会的需要。

  数字集群无线通信网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通信网络。它需要顶尖的设备,顶尖的技术,顶尖的人员。时间紧迫,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北京通信公司接到任务后马上行动起来,按照上级的指示,首先要组建一个无线政务网络通信公司,负责北京无线政务网的建设和运营。于是从公司的各个相关部门抽调了9名骨干力量,组成了筹备组。我是其中的一员。

  那是一段令我难以忘怀的日子。尽管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将近20年了,但仍会让我时常想起那些无比的自豪、冲天的干劲、热血沸腾的日日夜夜。

  我们“临危受命”的九员大将克服了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加班加点,挑灯夜战,艰苦奋战,在仅有的40个工作日,统共57天的时间里,圆满完成了符合国际奥委会要求的具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现代企业管理的崭新公司的组建工作。

  2002年12月30日,北京正通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正式诞生了!她的诞生,标志着我国数字集群无线政务网的建设已成为城市信息化建设的重要领域,开创了由“企业运营、政府购买服务”的新型经济运营模式。并创造了“公司当年成立、工程当年立项、基站当年建设、网络当年开通”的业界佳话。

  2004年11月,北京正通公司为2004年北京国际接力马拉松赛场提供数字集群通信服务赞助,这是北京正通公司首次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北京正通公司成为北京国际接力马拉松赛的长期合作伙伴和数字集群通信服务赞助商。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北京无线政务网多次在政府与社会的大型活动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每一次的通信任务保障,都凝聚着通信建设者的不懈努力。这其中有建设部门找基站、建基站的艰辛,有运行维护技术部门的网络覆盖测试和分析以及基站、机房的维护,有市场部门的用户发展和用户服务,管理部门的综合支撑和后勤保障。正是这些平凡普通的通信人并肩携手、奋力拼搏、兢兢业业、无私奉献、无怨无悔地坚守在无线政务网通信保障的各个岗位上,以专业和可靠的数字集群通信保障能力,以优质的服务和高度的责任心,圆满完成了国家及北京市各项重大通信保障任务。

  2008年8月8日晚8时,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隆重开幕。北京正通公司经过了5年的网络建设和多次重大通信保障的锻炼,已一步步地成熟、发展、壮大,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比较完备的重要通信服务保障体系,有着世界领先的网络通信水平和可靠的技术保障能力,凝结了多年丰富的重要通信服务保障经验,具备强大的奥运保障团队来支撑。但面对这样一场全世界瞩目的盛大赛事,作为神经系统的通信调度网络,容不得半点的偏差和错漏,无线政务网的每一个保障人员都感到了“使命神圣,责任重大”。因为这是中国政府、北京市奥组委向国际社会和国际奥委会做出的庄严承诺。

  从2008年7月7日至8月24日奥运赛时期间,奥运集群通信的现场保障团队,为奥组委提供了近1.5万部集群终端、42个竞赛和非竞赛场馆的现场通信服务,11家非竞赛场馆实行24小时通信服务,各场馆日平均工作时长超过13小时;日巡检测试点数量达到1320个,日巡检路线长度超过200公里。集群通信的现场保障不但包括对于奥运会本身数字集群通信的保障,还要在同一时间为北京市的公安、安保、武警、消防、交管、城管、急救、公共交通、天气控制、电力等8.6万个在网的重要用户提供优质的数字集群通信保障。

  在整个奥运会期间,北京无线数字集群通信保障工作创造了多项奥运会、残奥会通信保障史上的新纪录:用数字集群通信共网确保了奥运会、安保、城市管理、应急指挥通信畅通,是历届奥运会的首创;网络承载用户数远远高于历届奥运集群网络;用户密度大,在网用户数远高于历届奥运会、残奥会集群网络的承载能力;全网日呼叫峰值、忙时呼叫次数、话务量均为雅典奥运会的数倍;确保奥运会、残奥会期间8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家元首和领导人参加政治、文化和体育活动的安保、礼宾服务指挥调度通信保障任务,保障级别最高;在开幕式时创造了近9万在网用户的通信,近20万人的安全入场和快速疏散通信指挥调度的业界传奇。圆满而出色地完成了第29届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数字集群通信保障任务。获得了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和北京奥组委以及全网用户的高度评价,高标准实现了对国际奥委会的承诺。


四、永无止境 再攀高峰


  北京奥运会后,中国通信事业的发展势头和速度愈加强劲。我国通信网络规模容量成倍扩增,已建成包括光纤、数字微波、卫星、程控交换、移动通信、数据通信等覆盖全国、通达世界的公用电信网,建立了全球最大规模4G商用网络。尤其近些年来,随着通信技术与计算机和互联网普及应用的结合,社会彻底进入了信息化时代。

  信息化使人类以更快捷更便利的方式获得并传递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促进全球各国人们之间的密切交往和对话,进一步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有利于人类的共同繁荣和发展。

  今天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其基础是中国通信行业的高度发达。由此带来了通信方式的巨大变革,社会的信息化已经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更加便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地球村渐渐变得更小。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拿出手机,解决生活上的一切,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无论在地铁、高铁还是边远农村以及山沟沟里甚至江河湖海都有覆盖良好的网络信号,使得每个普通居民在吃穿住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通过一部手机线上搞定。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和4G、5G网络覆盖率的提高,智能制造、万物互联、网络银行、移动支付、各类出行、餐饮外卖、网络购物、网上医院等诸多移动应用加快普及,带动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消费高速增长。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中国看到并亲身体验扫码支付、无人超市、共享单车等带来的巨大便利。手机信号好、网速快、移动应用便捷,成为他们中国之行的强烈印象。

  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跨界联手,为新经济发展增添了活力,催生一系列“互联网 ”经济新业态,为国民经济增长注入了新的动力,带动了人才的培养、技术的进步、资本的积累,以及较好的营商环境,中国市场的优势越发突出,为全球通信产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前景,助推了全球通信产业的快速发展。

  通信百年,从无到有、从学习到创新、从跟随到引领、从崛起到腾飞,见证了人们经济生活的时代变迁,折射出社会经济发展的万千精彩。在这个惊喜不断的时代,跨越变革的时代,永攀科技高峰的时代,地球村的时代,我与时代同行,一路走来,满满都是回忆,满满都是憧憬。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