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河大合唱》的乐声中深情告别严良堃

[关闭本页]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悦 发布时间:2017-06-29

  6月26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上千名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送著名指挥家、中央乐团合唱团的缔造者之一严良堃最后一程。6月18日,严良堃在京去世,享年94岁。一代指挥名家与他的乐迷以及演绎了一辈子的《黄河大合唱》作别。

  告别大厅里没有播放肃穆的哀乐,而是滚动播放着严良堃生前指挥合唱团演唱的《黄河大合唱》《欢乐颂》……前来吊唁的人们安静地缓步走入告别大厅,向严良堃的遗体三鞠躬,做最后的告别。

  党和国家领导人,著名艺术家以及老一辈音乐家及其后人,诸多乐团和合唱机构敬献了花圈和挽联。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中宣部副部长庹震,文化部、中国文联等有关单位负责人,韩新安、关峡、郭淑珍、杨鸿年、刘秉义、俞峰、王次炤、谭利华、宋官林、李志祥、李玉宁、王宏伟、邵恩等音乐界人士和其生前友好以及严良堃的女儿严渡、张援、严镝,女婿石显智、蒋人英,外孙蒋定鸽等前来送别。

  作为《黄河大合唱》的权威指挥和主要诠释者,严良堃被誉为“中国大合唱第一指挥”。面对赞扬,他总是谦虚地表示:“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成就,而是《黄河大合唱》中所蕴含的那种民族气魄、爱国精神、音乐强烈的感染力,使人民感动了。”尽管70多年来他已经指挥《黄河大合唱》逾千场,但每次提到这部作品时,他的热情丝毫不减。2015年8月24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铭记历史 向英雄致敬交响合唱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时年92岁高龄的严良堃再次登台指挥了《黄河大合唱》。

  著名歌唱家王宏伟和解放军合唱团的团员们早早地就来到告别现场。王宏伟特别敬佩严老的为人,他说,“严老真是给我们这些音乐后辈做了很好的榜样。他是我国第一代合唱指挥家,是我国合唱事业的奠基人,他为我们解放军合唱团也做了很多重要的指导工作,我们这次全团的团员,包括一些退休的老同志都来了,为送严老最后一程。我们还一直有个心愿,解放军合唱团本来还想请严老做我们的艺术指导,没想到老人离开了我们,我们真挚地怀念他。”

  83岁的著名指挥家、教育家杨鸿年坐着轮椅来到了告别现场,2013年他曾与马革顺、严良堃、黄飞立、萧白这4位德高望重的老指挥家共同获得了中国合唱协会授予的中国合唱“终身成就奖”。杨鸿年谈到30年前,1987年12月在合唱团遭到解散危机时,时任中央乐团团长的严良堃作出决定:合唱团由中央乐团管理,并亲自取名“中央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后随乐团改为“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30年来合唱团在他的鼓励和支持下,已发展成为一支享誉国际的童声合唱团。“对于中国合唱事业,他真的做了很多事。”杨鸿年说。

  已是86岁高龄的著名歌唱家胡松华因照顾患病的夫人未能来到告别仪式现场,但他专门为本报发来他为严良堃题写的挽联,并表示,“良堃兄是我的挚友之一,我之所以赞他是‘英雄指挥’,并称他是大‘帅’,因他是唯一一位在战场硝烟中开始指挥生涯的指挥家。他的指挥艺术卓尔不群,在于其真正做到了洋为中用,在于其指挥艺术既严谨精确,又激情澎湃。他指挥的作品总能催人奋发。”

  中国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关峡表示:“严老的去世是中国音乐界的重大损失,他用一生给我们后人带来了丰厚的精神遗产。在困难岁月,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合唱事业当中,谱写了中华民族的辉煌。特别是抗战期间,《黄河大合唱》在武汉重庆街头,在冼星海的带领下,鼓舞着中国军民抗战的士气。新中国成立后,他是第一批被指派留学苏联的合唱指挥。他创造了许多中国第一,他确立了1975年《黄河大合唱》的版本,他在中国第一个指挥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以及莫扎特的《安魂曲》。”关峡说,严老生前曾经说身后事一切从简,所以他去世的消息团里一直保密。不过,只保密了两个小时,媒体就披露出来了,所以团里紧急跟家属协商,才搞了这样一个规格高、范围小的告别仪式。

  严良堃的二女儿张援特别谈到,“感谢这么多人冒着酷暑赶到这里送父亲最后一程。我的老父亲严良堃,我们都喜欢称他是——亲爱的老爹。他是在音乐声中安详地走的,我想这次隆重的告别仪式,可能是老爹对我最后的一次批评。他走之前一直强调不搞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不搞纪念活动,他说他就是普普通通的群众中的一员,是人民大众养育了他,是老一辈革命家、艺术家培养了他,他牢记他的老师冼星海对他所说:‘所学的一切都要献给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要与民族大业连在一起’,老爹的一辈子确实都在做这件事。”张援说,“老爹不愿意这些老朋友、老同事在大热的天跑这么老远来看他,不愿意浪费财力人力来做这样的告别活动。是中国交响乐团团领导的一句话最终说服了我们,他们说‘严老不仅有你们三个女儿,我们全团的新老同志都是他的亲人,我们作为他的亲人,要跟你们一起送一送他。’这让我们不能回绝”。据张援讲,父亲是一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曾说,“我从大自然来,要回到大自然。生前我已占了很多的荣誉,希望去世后作最后的贡献,就是把骨灰撒到大地上,作为其他生命再生的养料。”

  据悉,严良堃夫人张式敏的骨灰已经撒进湘江,严老的骨灰将从家乡湖北武汉撒向长江,两人将在当年定情的九江口再度重逢,携手归入大海。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