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缝里射出的光芒——记密云花鸟画家谷保荣

[关闭本页] 来源:密云区文联      发布时间:2019-05-17

        家住北京密云穆家峪镇沙峪沟村的谷保荣在绘画的路上可谓历经沧桑,如一名行脚僧孤独着,也精进着,但无论走到哪里,报效桑梓的无私情怀始终没变,那是骨子里对艺术的热爱,更是一名画家对事业九转功成的追求。

图片1谷保荣创作中
谷保荣创作中

穷山僻壤,志坚行苦痴心不改

        许是天赋异禀,1968年出生的谷保荣打小就喜欢画画儿。5岁时,便在村办幼儿园用稚嫩的小手在黑板上画,老师嫌他费粉笔便将其悉数收起,他就捡地上的粉笔头,当粉笔头也用完了,就在幼儿园院里的沙地上画。回到家,还照着墙上的年画儿画。

        上了小学的谷保荣画画儿的心始终没变,作业本和课本空白处都是他信手涂鸦的杰作,有的老师批评他作业本不整洁,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将其撕毁扔弃。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他第一时间斥责并站出来反对他再画。在父亲眼里,庄稼人的孩子念好书,将来考出去端个铁饭碗就行了,画画儿那是不务正业。但这些,都没能泯灭他绘画的痴心。那时候,家里穷得掉渣,根本买不起画画儿用的一毛钱一张的宣纸,没办法,他就用奶奶糊窗户剪下的边角料。当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拥有一张空白的窗户纸。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自己就像一颗孤独的种子,没有阳光,更没有人肯走过来为其浇水施肥。

        小学二年级时,他遇到了绘画之旅的第一个老师——同村的四叔李永生。最初,当别人告诉他,村里有一位叫李永生的画家时,他跑了一里多地去找,结果,在顺义皮革厂上班的四叔没回来,第二个礼拜又去,终于见到——四叔,很和善。当谷保荣走进四叔的画室,一下子惊呆了,只见满墙的人物和花鸟画,画的简直和供销社卖的一模一样!那一刻,他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能把画儿画得这么像的人!那时起,他觉得画画儿太伟大了,恨不得马上跪下磕头拜师。四叔也很喜欢他,心想,在这个穷山僻壤之地,能出这么个喜欢画画儿的孩子实属不易,便欣然同意指点他。当四叔打开一个大箱子时,懵懂稚嫩的谷保荣心花怒放!只见满箱子的绘画书琳琅满目,有《芥子园画谱》,有《怎样画猫》等等,四叔的箱子就像芝麻开门的宝库,让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的谷保荣见到了一束光,那是裂缝里射出的光芒!

        四叔爽朗大方地把书借给了他。有了书,如饥似渴的谷保荣更勤奋了:每逢休礼拜或放假时,他就跑来请四叔指点,更关键的是,他获寻了精神支柱,有了请教倾诉的对象,从此不再孤独。渐渐地,谷保荣的国画技法大大提升,眼界也愈发开阔:他知道了画儿分国画和西画,国画儿要用宣纸和画毡。因为家里买不起时下三毛四分钱一张的宣纸,就更不用说画毡了,还是四叔想了办法:从厂子里找了一块儿油帆布解决了他的画毡问题,宣纸就一直蹭四叔的用。

        四年级时,又一个点燃他梦想的人物出现了,她就是班主任魏金凤老师。当魏老师看到他在作业本的空白处画染的蜻蜓荷花时,不仅没有撕毁他的本子,还在一旁写下了一行令他刻骨铭心的话:你画得蜻蜓不像,我帮你改了一下,以后不要在作业本上乱画了,另找一个本儿画。打那以后,让人感动的魏老师还经常从报纸上剪下好图送给他,并鼓励他好好画,将来争取有个一技之长。魏老师的话如一盏明灯,照亮了他前行的路。就在这一年,穆家峪公社全学区举办绘画比赛,作品入选的孩子将获得“小能手”称号,而谷保荣的作品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脱颖而出,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从校长的手里接过了“小能手”的奖状和一个塑料带磁铁的高级铅笔盒!那一刻,他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这可是他绘画数年来第一次得到的认可,用魏老师的话说,不仅为自己争了气,也为学校争了光!打那以后,父亲再不像过去那般极力反对了,但也算不上支持,在他的意识里,反正画画儿又不能养家糊口,身为儿子,将来总是要树立门户过日子的。

        上初一时,他从四叔嘴里知道了世上还真有能挣钱养家的“画家”这个职业, 于是,他暗下决心:将来要当一名画家!在他看来,只要画儿画好了,就能当画家了,但四叔告诉他,当画家是要考学的,素描也一定会考的。当时的他不知道素描是什么,四叔就把自己画的素描拿给他看。记得那年大年初一,四叔带着他,趟着大雪,到离家5里外的蔡家洼南山上写生,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写生,也是第一次使用写生所用的炭条。是四叔,夯实了他的绘画基础,成为他绘画之旅的启蒙老师。

        初二年级时,谷保荣认识了邻村高他一年级的同学王立鹤,这次相识,又成了他绘画生涯的另一个转折。王立鹤的父亲王恩远曾就读于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因故退学后,发誓从此再不拿画笔。奈何,喜欢美术的儿子因考学没办法,王恩远才又再次拿起画笔,并从市里买回大卫、维纳斯等石膏像,免费对谷保荣和自己的儿子以及有志于美术考学的五六个孩子进行指导。也是从那时起,谷保荣才正式接触西画相关知识:知道了黑、白、灰色调子。常常,他会对着石膏像一画就是半宿,两年下来,他的素描速写和色彩提升得很快。初三中考,他报考了北京第一师范美术班,专业课和体检都顺利通过,却因文化课没过关,而遗憾地上了高中。

        1986年的暑假,谷保荣即将升入高二,同年,初三毕业的弟弟考上了广州一所中专,这对一个农家来说本来是件好事,但却给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罩上了一层灰色:母亲身体不好,全家都仰仗父亲一个人挣工分养家。望着愁眉不展的父亲,懂事的谷保荣决定凭己之力、为家分忧。他从奶奶家借了一辆自行车骑向密云县城。他想,县城单位多、机会大,总会找到些画画儿的活儿,挣点钱贴补家用。于是,他走胡同穿大街,毫无目的地转悠着。就这样转完了两天,第三天当他转到密云县城东北的沙河处,只见牌子上写着“密云县交通局汽车运输队”。他发现大门口和院子是新改造的,院子里新砌了一面大影壁,上面光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他估计那上面肯定要被写上字或画上画儿。于是,便走了进去,细打听,还真是要在上面画东西,但对方一看自荐者是个小孩儿根本不信他,当时他灵机一动,因为此前他曾听同学说起,太师屯公社院内有个影壁画得不错,便对车队的领导说,太师屯公社的影壁就是自己画的。车队领导还是不放心,便嘱他先设计个图稿出来,要是行,就让画。按照车队领导的要求,谷保荣一个礼拜就完成了设计图稿,车队领导一看就相中了。揽下了平生第一笔交易,谷保壮着胆子谈妥了“大价钱”,那天,他一路欢快,走路都是轻的。

        画那么大的画儿需搭脚手架,也需要有人递送画画儿颜料和工具,不是一个人的活儿。他花了6块钱从村里雇来一个小孩打下手,每天中午买上两个油饼填充肚子。从早晨6点一直画到天黑。就这样拼死拼活地干了一个礼拜终于完工,车队领导非常满意,痛痛快快地给他结了600元工钱。接过120张5元一张的新票,他觉得放哪儿都不放心,600块!那在当时可是一笔大钱啊!那时人们一个月工资也就100多,这一周的工钱能顶普通人三四个月的工资了,他激动的心怦怦直跳!

        当他把凭手艺挣来的第一笔钱交给母亲时,母亲的手颤抖了,一旁愁眉不展的父亲也惊呆了,他不相信儿子在一周里能挣这么多钱,数着哗哗作响的票子,父亲的眉头舒展了,从此,再也不反对儿子画画儿了。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谷保荣走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高中毕业那年,恰逢密云粮食局招工,他因有绘画专长,被录取。

 

走出大山,木人石心抗颜为师

        在粮食局直属库的几年里,除了本职工作外,单位组织的文艺活动以及团委板报总少不了谷保荣的身影。那一年,他参加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中国画大专班学习,每周六去北京上面授课,为了节省坐公交的1块5毛钱车费,他和朋友五点钟上路搭运输车,正值三九天,坐在货车的后车厢里,穿着军大衣的他们挤在一起冻得又疼又痒,实在没办法时,只能跺几下脚转移注意力。

        90年的春天,他看到煤炭公司院里的玉兰树开花了,为了写生,他匆匆啃个烧饼,利用中午时间,拿个画板站树下一画就是两个小时,因为画得太投入了,身边来人也不知道,后来警卫师傅给他送了一把椅子,才知道是他们单位领导来看了,说小伙子画的不错,专门让警卫给送把椅子来。

        为了能全力以赴画画,1994年谷保荣辞职下海:画广告牌、做美术字……他用画画儿养着自己。内心深处,那个声音始终没有休止过:追求艺术、成为画家!然而现实是冷酷的,要艺术的同时也得兼顾生活,当时孩子两岁,广告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当他利用闲暇时间去大棚绘画写生时,有的画友丢来嘲讽:都混成这样了,还有心思画画儿,疯了!

        还记得98年,谷保荣去中国美术馆看展览时,那些喜欢的书看的他热血沸腾,当时什么都不顾了,下决心要把几本最重要的书买下来,出来时已是中午。一摸兜儿,除了回家的路费,只够吃个煎饼的了,走在美术馆前的大街上,背着沉甸甸的喜爱的书,喜悦和伤感交替涌升。那一刻,他想起徐悲鸿、吴冠中、黄永玉等大师们,在艺术追求的路上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于是名家的话再一次想起:花不论贵贱,草不论枯荣,都有自己的星座,一样会星光灿烂。

 

遍访求艺,磨而不磷傲雪凌霜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2003年,谷保荣参加了中国美协在天津举办的花鸟画高研班。当时,他成了密云县自己进修艺术类学习的第一人。期间,花鸟画大家霍春阳、贾广健、何水法、郭石夫等先生的授课让他大开眼界,无论在构图、笔墨、书法等方面都有了显著提升。虽然学习只有短短的40天,但对谷保荣来说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一幅画应该怎样去创作,到底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参加展览……这些疑惑均得到了破解,更为关键的是:通过学习,他找准了适合自己的绘画道路,再一次坚定了当一名职业画家的信心!

        此后,他拜在了中央美院花鸟画系主任姚舜熙先生门下。姚先生对他关爱有加,当场让他作画并给予点评,还亲自作画让谷保荣看。一时间,谷保荣的画儿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运用姚舜熙先生所创中国花鸟画“转化与切入”学习法和花鸟写生中的“现场直接表现”的创作性写生法,让他受益匪浅。作为姚舜熙先生的门徒,谷保荣最乐意为老师收拾工作室了。那里有数万册藏书,先生常常会将一些备份的或已看完的书送给他。有时,他能拉回满满一后背箱,那些沉重的大画册把车前边都压得翘了起来。

        玉骨冰肌谁可匹,傲雪凌霜夺第一。2006年—2008年,谷保荣的作品连续3年入选北京新人新作展。2008年春天,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和谐杯全国工笔画大展”。同年秋天,入选由中国美协和中国工笔画学会联合举办的“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2014年,入选了由北京美协主办的“嘉年华•青春梦”青年美展优秀作品展。2015年,入选北京美协主办的“北京意象•生态密云”创作展。湖南湘潭白鹭岛湿地、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黑龙江的林海雪原都相继留下了他的足迹。

        在谷保荣的世界里,除了画画儿还是画画儿。歌厅,他没去过;扑克,他不会打;饭局,他不喜欢……在花鸟画写生与创作学习中,他主张要有生活、有学术、有修养,有实践,有理想,争做“五有”画家。

        2018年4月17日,密云区书画院在密云区文联揭牌成立,作为密云的花鸟画家,谷保荣担任了书画院首任院长。2018年10月27日,密云美协召开全体会员代表大会,一致选举谷保荣为密云美协主席,后又当选北京美协理事。曾被《美术报》评论为“具有发展潜力画家”的谷保荣始终不忘初心,勤勉奉献。多次走进密云石桥、花园居委会,为老年人公益辅导绘画,让“文艺服务社会”落地生根。

        为了提升密云画家的整体水平,谷保荣耐心细致的点评、指导会员作品,在他的无私帮助下,密云多名会员在市级展览中获奖。在他的积极组织带动下,密云还成立了“生色丹青·工笔画社”。来自不同岗位的30余位工笔画爱好者从此有了创作研讨的阵地。

        2019年春节前夕,密云文联组织的“十九大精神进万家•百名书画家新春走基层”为村民写春联画画活动走进大城子镇张庄子村。偏远山区冬季暖气不热,房间很冷,但村民取画热情很高,屋里挤满了人,谷保荣等人刚进屋就立刻投入战斗,全程站着画画儿,一画就是3个小时,忙得顾不上喝水、上厕所。那珍禽瑞鸟、奇花异石,那山水人物、翎毛昆虫,或精工描绘,或简练奔放,一个个形象逼真、色彩富丽,既是栩栩如生的视觉盛宴,更是精致动人的心灵遇见。当村民们拿到年画一个个笑逐颜开地离开时,谷保荣发自肺腑地说:“真是累并快乐着。”而张庄子村也只是为村民写春联画画儿活动的其中一站,作为此项活动的骨干,他身先士卒,每场必到,冒着严寒先后走进包括新城子、古北口、冯家峪等地在内的9个乡镇、12个村,累计行程2000里,用喜庆的年画为百姓送去了新春祝福。

         “库水泱泱,河水汤汤,坝风凛凛,群山莽莽。密云水库是首都的生命之水,身为画家,为了努力打造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典范之区,我有责任和义务用手中的画笔展示生态水库、绿色水库,让更多的人爱上大美密云——这一份坚守出来的美丽!”夕阳之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轻轻摇曳的芦苇,点缀其间的残荷以及三三两两的水鸟,都构成谷保荣湿地写生的素材。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精于形象而意味横生。”在谷保荣的笔下,密云的山,是眉峰聚;密云的水,是眼波横。

图片2谷保荣作品
谷保荣作品

图片3谷保荣下乡为百姓作年画
谷保荣下乡为百姓作年画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