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 密云文联作协在行动(之四)

[关闭本页] 来源:密云区文联      发布时间:2020-02-10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特殊时期,密云作协的广大会员们响应密云区文联号召,积极创作,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出于为正义而歌,为防控鼓劲儿的本心,在短时间内创作出一大批战“疫”主题诗歌后,又涌现出一批情感真挚的文章,为密云人民凝聚战胜疫情的精神力量。


宛若天使的女孩
作者:郭冠荣

  在全国上下齐心阻击这场疫情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么多可敬可爱的人,有医生,有战士,有志愿者,有康复出院的患者,还有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人,他们不分男女,不论老幼,脸上始终充满着坚定、乐观、勇敢的表情,让我更加坚定,我们离胜利越来越近了。

  此刻,我又想起了那位小女孩,现在,她应该上大学了吧。

  我是在一家医院认识那位小女孩的。那一年,我的三叔因为血液病住进了医院,那家医院离我住的地方交通比较方便,不忙的时候,我经常去陪陪三叔。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她是个男孩,圆圆的光头,胖胖的脸蛋,忽闪的大眼睛,顶多六、七岁,一幅调皮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女孩,得了白血病,那颗圆圆的光头是化疗的结果。

  去多了,也就和她熟起来了,但我一直没问她的名字,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有种舍不得的感觉。小女孩很爱笑,也很会唱歌。每次做完化疗以后,她都会显得很痛苦、很疲惫,妈妈不忍心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对她说:给大家唱支歌吧,大家都喜欢听你唱歌!每到这时,含着眼泪的小女孩会乖乖地点点头,收拾起满脸的憔悴,马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快乐地站在病房的中央,认真地给病友们唱起歌来。每唱完一首,大家都会热情地给她鼓掌,但每个人都会觉得很心痛,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应该快乐的生活在阳光下,不应该整天困在这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啊!

  小女孩唱歌不光能自己寻找到快乐,还能给病友们带来安慰,每当有病友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小女孩都会懂事地走上去。

  很疼吧?没关系,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给您唱首歌吧!我每次疼的时候就唱歌,唱着唱着就不疼了。真的,很管事,我不骗你!

  每次做完化疗后,她都会感觉到很饿,但医生又嘱咐她的妈妈,让她尽可能的少吃东西。实在忍不住了,小女孩就求妈妈:妈妈,我太饿了!不吃饭,那我能吃一些水果吗?妈妈有些犹豫,但又实在看不下去孩子那双渴望的眼神,就切了一块苹果递给她。小女孩小心地咬了一小口,把剩下的那部分又递回了妈妈。

  妈妈,我不吃了。您把剩下的那些水果带回家吧,带给爷爷奶奶吃吧!妈妈接过苹果,难过地扭过头去,偷偷地擦了一把眼泪,这么小的一块苹果,在自己的女儿面前,竟然变得如此珍贵!

  那次去看叔叔,我带了一袋子香蕉来,从我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小女孩的目光好多次不自主地落到了香蕉上。我知道她肯定很饿,就掰下一根香蕉递给她。她使劲儿地摇了摇头:妈妈跟医生都说了,不让我随便吃东西!我左右看了看,她的妈妈并不在她的身边,就问:你的妈妈呢?小女孩回答:妈妈有事出去了。我又把香蕉递给她:少吃几口吧,应该没关系的,妈妈和医生不会责怪的。我看到了她眼里的那种渴望的目光,但她却坚强地继续摇头:妈妈会生气的!我心里有些酸酸的,就找话题和她聊天。你最喜欢什么小动物呀?小女孩眨眨眼兴奋地回答:我最喜欢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和五颜六色的小金鱼了!我又问她:那你家一定养了很多的小金鱼吧?

  小女孩沉默了几秒,嘟着小嘴摇摇头:以前我家养过小金鱼,可现在没有了,妈妈说,它们应该有自由,我便和妈妈把小金鱼放生到公园的湖里了。小鸟嘛,我可没养过!她提高声音:对了,叔叔,街上怎么会有卖鸽子肉的?小鸽子那么可爱,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它?他们是怎样逮住小鸽子的?难道是小鸽子的妈妈不要它们了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好安慰她:你是个有爱心的好孩子,这样吧,等你的病好了,我们一起去买小金鱼,让你亲手把它们放生到湖里,你说好吗?

  小女孩高兴地问:真的吗?叔叔不骗人?

  一言为定!叔叔怎么会骗人呢?小女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平时略显苍白,又胖胖的脸蛋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红润。

  然而,我对小女孩的承诺却没有兑现,因为没过多久,三叔便出院了。想起那个承诺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我找了个时间,去医院看望小女孩,病房全是不认识的人。好心的医生帮我查了她的病例,说她不久前就出院了,身体恢复的很好。

  以后再也没见过那个小女孩,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想到她,我偶尔会感到一种愧疚,因为在她艰难的时候,轻易地给了她一份承诺,却没有实现。想起小女孩问我会骗她吗,我也责怪自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但更多的是一种欣慰,为小女孩的勇敢和乐观,为她的爱心和纯真。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她才战胜了病魔。她就像一位小天使,勇敢,乐观,有爱的天使,她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告诉身边的人,不管今天怎样,有了勇敢、乐观,有了爱,注定会有美好的明天!


这个春节静悄悄
作者:刘士莉

  冬日暖阳,天空无云,多么晴好的天气。

  2020年春节,这个中国人最讲究仪式感的节日,本该是普天同庆、和家团圆、喜气洋洋的日子,因为一场病毒却给全国人民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如同肺里出现那个毛玻璃状物,让人紧张、恐慌得喘不过所气来。

  农历二十三,一进入小年,年味就浓了,一如既往的准备年贷,排骨、猪蹄、鸡鸭鱼肉不要钱似的从超市里不停地往家里搬,虽然知道超市每天都会开,可路过总是忍不住,好像不买点啥就不叫过年。

  单位工会也发了米面油,还有一箱红红的草莓,还有一箱带鱼。爸妈的脸上布满了笑,还是公家单位好!爸妈当了一辈子农民,没人给他们发东西,这是第一次给他们接到城里过年,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不止是他们,小区里的人也都忙碌快乐起来,下班回来从车子里总会提着大兜小兜的,见面打招呼的语气也都响亮起来,

  哪过年去呢?

  就在家过了,瞧瞧我这新买来的几条水库鱼,大的十好几斤呢,花鲢!

  呦,长这大可不容易。

  几个人扎堆讨论了半天,各自笑着回家,晚上厨房里飘满各种诱人的香味。

  还有两天就到除夕了,街上彩灯流光溢彩,有的家阳台上也摆满花草,张灯结彩。似乎没有大红大绿就显不出喜庆。

  武汉有肺炎了!

  好像200多例了,还传染!

  其实前些天网络上就出现了新冠状病毒这个词,好多人并没有当回事,毕竟武汉离我们还比较远,病毒能怎么样?它能比SRAS还厉害吗?

  直到这个词出现越来越频繁。300,400,……2000多了!

  它像个魔鬼一样悄悄地来到我们身边,并迅速地蔓延着,阴森森地威胁到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和生命。那些数字每天都在攀升,并且城市离我们越来越近。武汉、上海、浙江、北京,不知不觉我们悄悄放下了过年的准备,开始买口罩、消毒水,不停地关注新闻,刷手机……

  年三十,武汉封城,各个城市也开始紧张起来。空气中也似乎凝滞着病毒和死亡的气息,年夜饭在口中已经没有什么味道,大街上也没有什么人看灯了,虽然春节晚会如约而来,可看似热闹的节目却进不到脑子里,武汉的疫情已然揪住了每个人的心,我们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快乐的庆祝新年的到来。

  大年初一我们来到天津婆婆家,今天是亲朋好友相互拜年的日子,也是他们这个家族特别看重的日子,一年可能就这一天能够见个面,放松地聊个天。可今年没有人来,小区里也发了通知,大家不要相互窜门拜年了,几个亲戚陆续打个电话来,说了几句多注意身体的话就匆匆地挂了,仿佛可怕的病毒会通过电话传染。大街上空空荡荡,小区里冷冷清清,这个春节真是安静得吓人。让这多中国人改变几千年的传统习惯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这个新冠状病毒真是不比SRAS威胁差。

  可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被它吓住,政府、个人、企业都行动起来了,集中人力物力全力支援武汉。各地纷纷采取各项控制措施,机关单位提前上班协助控制疫情,党员干部冲在最前头,与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几天时间我们就看到了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中国人的抗击力量,看到了中国人的热血和志气。虽然每天那个数字还在增加,可我们的心里不再那么恐慌。有国家这个强大的力量,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战胜的。

  知道哪儿有口罩卖吗?

  听说现在口罩比较紧缺了,不好买了,但大药店应该还有。

  发动一切好友,国外也行,能买点多买点,咱也为国家贡献一点力量。

  只要呆在家里不出门,在家躺着也能为国家做贡献。

  有真心也有调侃,可着急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年初七上班延期到初九,在家继续隔离,十五过后才能上班了,从来没有这长的春节假期,享受的同时却又盼望着上班。那种在家无聊空虚焦虑让很多人深深的感受到禁足真是一种残酷的惩罚。

  年还没过完,外面依然是静悄悄的,安静就好,静下心来我们就不会浮躁,不会害怕,我们就会沉下来认真地面对病毒,无论神鬼妖魔,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顽强抵抗,它最终都会无处遁形、灰飞烟灭。

  冬天快要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让我们一起加油!


灵魂孵化的种子
作者:杨桂英

  有些地方流传着年兽之说,许多过年的风俗也受到年兽的困扰,初一不出门、初二回娘家、初三可访友、初四不吃蛋、破五煮元宵的说法。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的肆孽蔓延,不由的得让我想到传说中凶猛的年兽。它疯狂的横行在武汉的大街小巷,明目张胆的闯入万户千家,侵害人的身体,夺取人的性命,考验着人们的耐性,把一个美丽的武汉蹂躏得万般寂寥。

  武汉是一座美丽的现代化城市,一个孕育古老传说让人无限向往的东方美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淡淡的幽怨更增加武汉深厚的韵味。而今天她却被疫魔缠身,痛苦悲壮而顽强,她不再像“昔人已乘黄鹤去”那样被动的等待,在全国人民的鼎立支持与援助下,她像刚强的卫士守护着她的子民,与疫兽对视而战斗。武汉加油、武汉加油。 坚定、有力的呐喊响彻天空与宇宙。

  从知道疫情那天开始,她拨打电话的频率也汇聚在茫茫的武汉上空,这个手机号码已经储存六年了,牵挂唤醒了它,波音断掉告之机主已经关机,她便不断的刷微信,看快手关注武汉疫情,

  每次试探拨打电话希望对方开机,无数次希望与失望的交织让她心力憔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天天亮前她梦回六年前的武汉:难得一见日头的武汉天气特别特别的闷热,背着重重行囊的她,手捧武汉地图,穿梭在武汉下车人流的高铁站里。第一次来武汉参加考试,来之前已做好准备,但不曾出远门的她原本就是路痴,这次真的蒙圈了,望着四方流淌的人群她的脑门急出了汗珠。忽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冲了进来。我低头看手机犹豫片刻接了起来,电话传来一个沉稳有些憨憨的女人声音,您好,您是北京来的吗?我是,您是?我是老张的朋友,昨天他打电话通知我,说您来武汉,我来接站。她惊喜万分,想起朋友老张说他以前的同事在武汉,如果武汉不熟悉可以找她帮忙。这意外惊喜让她立马精神焕发不再焦虑,根据指点找到出站口,寻找车牌号码,一个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发胖,短头发、圆脸儿、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满脸温和的中年女士依靠在一辆捷达车边上朝她招手。她的心像雀跃的小鸟儿,眼角浅显的皱纹像把扇子抖动起来。对方见她马上迎了过来,接过她的挎包,顺手递过一瓶矿泉水,干渴的嗓子快要冒烟的她幸福的像小苗遇水涌遍全身,眼角的两把扇子闪动的越发猛烈,谢谢大姐,感谢大姐!默认大姐的接站人被她的感动感动了,微笑的示意没有关系,她俩便同时上车,寒暄过后她告诉她,已经为她订好了住处并送到了酒店。

  考场有很多同仁问她,你是哪里人?怎么订着的酒店?她很纳闷,酒店不好订吗?他们说,是啊,一夜之间这个地方来了6万多人,所有酒店爆满,像她住处离考场这么近实在万幸。敬佩由然而生,她暗自称赞,真是个好人,对一个朋友介绍的陌生人,能这样对待,难得啊!她婉言谢绝了她的请客,行程结束真诚邀请她来北京做客。她抿了一下耳角的散发,微笑的应着送她到车站,看着她登车返京挥手告别。

  她不止一次告诉老张,打听她,问候她,希望她来北京好好的款待她。听老张说她是个下岗工人,在岗时聪明能干,为人真诚热心。只可惜命不好,现在是个单身。以前丈夫是出租司机,在出车时被一个精神患者杀死在车里没有得到补偿。为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婆婆一直不肯原谅她,孩子不听话,让她操碎了心。开始她还在想这么个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计划着怎么可以帮帮她。给她介绍个对象,帮助她找个工作或者让她儿子来北京当个上门女婿,也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日复一日淡化了曾经的想法,所谓的忙碌挤去了初衷,今天才发现回来后竟然没有再和她通过电话。这次冠状肺炎疫情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惦念,她陷入深深的自责,心中塞满愧疚和牵挂。她怎么样了?她是否安全?在那个重灾区里她可否幸免?她不敢往下想了,难道她又犯了相同的错误吗?

  30年前回娘家,恰赶上怀孕宝宝,反应特别强烈,村中的大妈告诉侄子,“快接你大姑去,你大姑怀孕了,我得给她煮点挂面汤吃”。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挂面是个稀罕物,不是谁家都吃得到的。7岁的侄子跑到她妈妈家,她已经回婆家了。后来妈妈告诉她,她感动的不行不行的,心中暗暗发誓,下次回娘家一定给大妈买上10斤挂面。今儿说今儿回去,明儿说明儿回去,一拖就是几年,当她再次回娘家的时候,大妈已经去世了。她跑到大妈坟上嚎啕大哭,发誓今天该做的事决不拖到明天,因为谁也不知道幸福与不幸那个先来。一种无法返还的人情债折磨得她心乱如麻无法入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那个电话音频像被屏蔽让她时时沉浸在惊恐之中,在茫茫人海中她在哪里?还有那个回家过年的老张也没了音信。她不想再等了,不能再等了,她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她开始在网上组建志愿者团队,招募志愿者。在网上进行培训,传达武汉疫情,发布防疫知识,传授志愿服务的方法和技巧。进社区看道口,执勤,回家后在网上交流工作体会,组织大家研讨工作中的困惑难题及解决的办法,动员志愿者捐款支援灾区,一丝侥幸的期盼深藏在心灵深处,万一可以支援到她那里呢。

  一场严酷的战争是健康与瘟疫,是分秒必争的生与死。在快手平台上,她看到了隔离、观察的武汉人,站在自家阳台唱着“歌唱祖国”的歌曲,她的心沸腾了。在成排高耸的楼房阳台上,从窗里射出灯光的黑夜里,还有那高昂的歌声,她听出战胜瘟疫的勇气,看到了出征英雄的战果,可她在哪里?

  老张的电话终于通了,他被隔离了,幸运的是他出院了。兴奋又激动的老张一改过去老成稳重的习性,不断重复着:“大难啊,大难!没有国家整个村庄、整座城市都会毁灭的”。当问到“她”的时候,老张沉默了,好一会才悠悠的说,哎,她的儿子没有能坚持住,几天前被疫魔夺去了生命。一语惊得她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呢?老张说,她儿子是在海鲜市场打工的。那她妈妈那?她焦急的问道,她还在重症监护。

  她忙问老张怎么才可以帮帮她,老张说,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看着事态的发展吧。不信命运的她开始在心里祷告,希望通过她的祝福能够传递信心,帮助她熬过难关。

  她更加忙碌起来,打理她的志愿者团队。招募志愿者,帮助灾区组建服务团队,安排热线接待,提供网上咨询服务。但对武汉的她,她无时无刻不在挂念,希望她能克服困难,战胜疫魔,脱离危险,赢得平安!

  生命如此脆弱,缘分如此短暂,茫茫人海只那么小憩,便能如此深深的种下善果,埋下挂念,成就一个已经沉睡心灵的觉醒与醒悟,并引导行为、主导不一样的人生。



作者:朱海生

  东风送暖,大地发出轰隆隆的响声,万物似乎争着破土而出。

  瞩目,碧空如洗,山河远阔,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霞光万道,瞬间点燃了人间烟火。

  炊烟起,如婀娜的精灵,如空寂的魂丝,如高超的舞者,如清冷的花神;淡淡的,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最后,一口微风吹来,它,扶空而去。

  院落中,木篱笆围着。左侧白雪覆盖一剁柴草,东南墙角几只腊梅,黄中带着白,静静的吐着芬芳;右侧被时光搁置了一季的长形田地,见出了茬土,新新的,好像冒着朝气。中间,笔直的小路隔开了左右。

  木门被推开,一少年掌心向外,搌了搌手,负剑走出。

  他边走边喃喃自语:

  师傅问我,春天是什么?

  这柴,引燃可予人取暖,是温暖么?

  这雪,曾染白了天地,是为万物生长孕育陪基么?

  这花,从冬天走来,一路开放到现在,不愿凋零,是给人以启示默默坚守么?

  这田,洒下种子能生根发芽,是种下了希望么?

  这小路,间隔了左右,是平衡之道么?

  这炊烟,袅袅而出,扶空而去,是生死么?

  这红日,……?

  这山河,……?

  这碧空,……?

  这万物,……?

  这大地,……?

  这东风,……?

  哈哈,无一是他,无一不是他。

  师傅,我明白了。万物始发之际,天地恒古,道心不变,视为初新。

  春天是初心。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新时代!新时代的春天更赋予了新梦想、新使命、新征程。只要拥有初心,心载万物,依着新时代的步伐奋力春耕,势必扫除冬疾;只要初心不变、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势必迎来神州大地的春天。

  想完,少年抽出宝剑,舞动起来。

  转瞬,日上中天……日落……夜色如水。

  ……

  天,亮了。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