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评审:应遵循四条规律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张旭光 发布时间:2006-08-21

展览工作、评审工作是中国书协和各地市书协的经常性工作,也可以说是中心工作。中国书协分党组对此十分重视,多次讨论、研究并形成了共识。

  中国共产党确定的“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是对艺术规律的高度概括,是全党几十年来对艺术客观规律的共识,是全党智慧的结晶。

  要深入具体地把党的文艺方针贯彻到艺术创作和艺术评审工作中去,要求各个艺术门类的管理者、决策者,或者说是管理层,必须懂得艺术规律,做到依照艺术规律来领导艺术。目前的中国书协分党组,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清醒的。比如,在讨论第二届全国行草书大展的评审标准时,在原有的文本中增加了两条:一是遵循行草艺术规律,鼓励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再是坚持“双百”方针,兼顾不同风格的作品入选和获奖比例的适当分配。因为大家有一个共识:行草书是最能表达性情的书体,而性情是通过个性风格来体现的。大家认为,行草书展如果评出一个四平八稳的结果,就是失败的。可以这样说,遵循书法艺术规律,是中国书协本届领导集体三年来最大的进步和成果之一。那么,我们的评审要遵循哪些规律呢?

  第一:历史继承性是书法发展的规律

  书法作为艺术,其历史继承性表现得非常明显。因为艺术是人类以一种特殊形式认识世界的结果。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只有不断深化,才能不断接近真理,而真理又是不能穷尽的,所以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断发展和深化。三千年的书法史,之所以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浩瀚辉煌,就在于每一个时代都继承了前人,又以时代的成就参与了传统的积累,一脉相承地深化了认识。应该说,在继承的问题上,书法界大多数人是能形成共识的,但也确有少数人,还存在模糊的认识。我们说,21世纪的书法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那些决心与传统决裂的所谓“精英”们杜撰出来的。21世纪的书法应当是从传统长河的源头而来,一路从甲骨文、金文、秦篆之婉通,汉隶之质朴,魏晋之风流,南北朝之峻拔,唐之法,宋之意,元之幽雅,明之淋漓以及清之碑学成就等等板块中汲取营养,又站在时代潮头之上,合乎规律地发展和繁荣。

  既然历史继承性是一条规律,那么评审就不得不首先关注这一条规律。尉天池教授说过一句精彩的话:“评委看作品怎么看,第一要看它的来历,看它有没有娘家。”

  艺术在发展过程中往往还有一个稳定性现象。书法就是这样,当历史进入公元四世纪时,也就是东晋时期,各种书体已经成熟,一直到现在,1600多年再没有出现新的书体。自唐代开始,每个朝代都以各自的风格、特色,在技法、理论、思想等方面,丰富了书法艺术的宝库,积累了成熟的经验、法则和标准。应该说,这些丰富的积累为我们今天的继承提供了资源,为我们今天的评审提供了参考的依据。具体说,在评判作品的继承性方面,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字法,即字形结构是否到位。到位的标准是什么?以行书为例,那就是王羲之及其东晋时期的优秀作品,还包括初唐的虞世南、褚遂良,中唐的颜真卿。如果真的把王羲之吃透了,我们会发现宋之米芾、黄山谷及其以后的赵孟頫、董其昌、王铎、傅山等,在字形构造上,还确有一些不到位的地方。由行书推广开去,我想,各种书体结构是否到位,均以其历代经典为标准。八届国展的评选是分书体进行,当代各种书体的代表性、权威性人物原则上应该参加进来。我相信他们心中这杆秤是有准的。

  二是笔法。笔法的标准就是丰富,藏与露、方与圆、点与线、缓与急等等。古人讲:中峰立骨架,侧锋见精神。一味的方笔或一味的圆笔,一样的速度,都是单调的,都会影响神采,这叫无笔,没有笔。

  三是墨法。墨色随书写而变化,由重而轻,由浓而淡,由实而虚,每次蓄墨不同,反复而形成节奏,惟此方可谓之有墨。若笔笔蘸墨,字字蘸墨,我们称之为无墨。

  四是章法。章法除了传统的分行布白之外,通篇要顺,没有障碍,没有闯公堂大闹的,没有打横炮的,顺则气贯。反之则认为不顺,不顺就不是好的章法,就要丢分。

  这四点是继承书法本体技法上的标准。由于艺术的形式和技巧有其相对的独立性,尤其书法,在很大程度上形式即是内容,所以其继承性更明显,传统的经典的形式和技巧,必然成为评委评审标准的重要依据。

  第二:表达性情是书法创作的基本特征

  艺术是什么?艺术是艺术家情感的物化,是情感的载体和形式。艺术家情感的投入及其表达,应该说是艺术创作的核心。前面我们讲到的字法、笔法、墨法、章法都是为表达性情服务的。

  中国书协评审委员会主任刘炳森先生在就八届国展答记者问时说:“书法作为艺术,同其他文字的、音乐的、表演的艺术一样,它肯定是要表达情感的。如果一件作品没有表达作者的审美情感,而是照着别人的描下来的,那肯定不是好作品。”这话抓住了创作的根本,也明确了评选的一个重要标准。

  古人的情感终究代替不了今人的情感,把王羲之写了一百遍,而作品也酷似《圣教序》,无论结构如何到位,章法如何流畅,笔法如何丰富,那都不能称之为艺术创作。我们现在评选中也发现了不少功夫很到家的作品,但的确死气沉沉,没有任何性情和鲜活的时代气息。这样的作品,被淘汰是不足惜的。我们的老评委孙伯翔讲过这样的话:“书法,什么叫好?就如同一个大西瓜,一刀切开,好家伙,脆沙瓤,那颜色,那口感,绝了。”高妙的境界,总是难以具体形容的,但的确是作者在传统功夫之上的独特的富有生命力量的表达。

  书法艺术达到表达性情的程度,实际上是一个很高的境界,是继承基础上创新的一个标志。继承是创新的基础和前提,而创新又正是对传统最好的继承和丰富。书法家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锤炼、打造一种与个人的独特情感相适应的形式,才真正探到了艺术的堂奥。

  第三:风格的多样性和统一性的统一是书法繁荣的标志

  风格是艺术作品内容与形式相统一表现出来的一种艺术特征,是艺术家精神个性在作品中的自然流露。艺术风格的多样性是一个客观存在。由于艺术家的生活阅历、思想性格、审美趣味、艺术才能、文化修养不同,其对生活的认识和理解必然不同;其精神个性不同,流露到作品中的语言风格和气息也必然不同。再有,从客观上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川水土也能造就不同的性情,这种不同同样会流露到作品中。还有,历代书法经典,已经给今人留下了千姿百态的资源,由于取法不同,加之书法艺术形式、语言在继承上的独立性,也会直接流露到书家的作品中来。因此,风格的多样性是客观的、必然的,是不可违背的。违背这个规律,就会影响书法艺术的繁荣。

  同时,风格的多样性又寓于统一性之中。统一性表现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艺术所呈现出来的主导风格之中。作为民族风格,在当代,所以出现连年的书法热潮,是因为物质生活提高以后,我们血液中流淌的祖先审美的基因获得了释放的条件。而我们这个时代是改革开放的时代,是面向世界的时代,是波澜壮阔的时代,因此书法风格也应该是与之相适应的,是昂扬向上的、壮丽的、奔放的、鼓舞人心的,又是多姿多彩的。我们脱离不了这个伟大时代的影响,应该满腔热情地拥抱这个时代,“在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进步中创造艺术的进步”,为培育民族精神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当代书法家的责任。

  既然多样性是客观的,统一性也是客观的,那就都是不可违背的,结论只能是多样性和统一性的统一。在时代风格的大气象中,任何风格、任何流派都是平等的,只要水平高,境界高,就能得到评委们的认同。以百花争妍、万紫千红的多样性来建构欣欣向荣的时代主导风格,就是我们的目标。

  第四:响起美的感受是书法创作的主要目的

  对美的追求是人的一种精神需求。生活是美的,但生活中的美往往又是不充分的、变化的,所以人要创造艺术的美、集中的美、永恒的美。

  生活中存在美,也存在丑。艺术描述美,也描述丑,但描述丑的目的还是为了审美。

  在文学作品中,艺术家通过对丑的审美立场的判断,通过对丑的描述,揭露其丑恶本质,给予鞭挞、否定,引起人们对丑的憎恶和仇恨,从而间接地表现对美的向往和理想,生活中的丑服务于艺术中的美,因此这个丑的形象就具备了审美的意义。这种对丑的描写,是通过美学立场来否定丑、肯定美的转换而实现审美意义的。简单地说,描写丑是间接地突出美,绝不是丑的东西本身成了美的东西。

  书法艺术与文学不同,与美术、电影、电视都不同,它的线条不是为别的什么形象服务的,它的线条、结构就是它自身。它是一个特殊的艺术形式,它没有能力来间接地突出别的什么,只能突出它自己。所以那种破笔的、狂躁的、火爆的线条,只能加剧当代人本来就急躁浮夸的心态,火上浇油,让人喘不过气来,无法转化为美,是丑的。那种七扭八歪、变型过度、随意拆卸的字形,让人感到危险,超过了真理的限度,走向了谬误,也无法间接地表现美,也是丑的。

  书法艺术的特殊性更像音乐。音乐的每一个音符都有独立的审美价值。音乐可以表现百鸟朝凤、黄河大合唱、英雄交响曲、圆舞曲、小夜曲。但音乐绝不提倡杂音、噪音,绝不搞以“鬼哭狼嚎”为主题的交响曲或大合唱。

  书法,甚至说汉字,从它一诞生就具有哲学的概括和审美的意义。例如牛、羊二字,形象上是概括的、特征的,结构上是美的。因此人们常常把牛头、羊头的骨架挂在室内,作为装饰品。先民们决不把牛羊尾巴的特征作为字的形象。傅山提出的“宁丑毋媚”的主张,主要表达了对媚俗的否定,而并不认为丑比美还好。因为媚俗,特别是怀有目的的媚俗,的确比自然的丑更恶劣。总之,艺术如不能唤起美感也就失去了艺术的价值。

  当然,美与丑还有一个相对性的问题,因为书法的审美是多层次的。审美层次低的,看到中等层次的作品,也认为美,看到高层次的作品,因为距离太远,可能看不出好在哪,也不一定认为它美。反过来说高层次的审美主体,看到低下层次的作品,会感到美的不够,境界不高,文气不足,没有娘家,甚至有点俗、有点丑。现实也是这样,有的人艺术水平不高,但在社会活动能力很强,能宣传、会煽呼,也能到处挣钱,骗吃骗喝。那些出钱的人,因为欣赏水平更低,看到这种层次的作品,决不是看着丑,而确实看着美才买的。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艺术问题,更不是学术问题。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责任,创造出、评选出真正高层次的、审美含量真正高的作品,以影响、培养、提高群众的审美水平。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