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情怀:一个作家的文学精神与责任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      发布时间:2007-08-09

 6月9日上午,北京作协、同心出版社、《十月》杂志社为作协驻会作家曾哲新作《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举办的研讨会在同心出版社举行。雷达、孟繁华、吴秉杰、贺绍俊、白烨、何镇邦、阎晶明、张陵、季红真、陈福民、杨志广、解玺璋、王干、徐坤、宁肯等近20位著名评论家、作家到会。会议由北京作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李青主持。
曾哲是第一批列入北京市委宣传部“百人工程”的作家。几年来,在宣传部和作协的支持下,多次前往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深入生活,支援当地教育事业。2003年,曾哲到了新疆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木吉乡,那里是帕米尔高原——祖国最后看到太阳落山的地方。他用自己的稿费和找来的企业赞助为当地修建了一所希望小学,并在那里义务代课半年。这部书就是他那一段深入高原生活体验和积累的成果。正是为了促进祖国多民族大家庭的和谐融洽,北京作协、同心出版社、《十月》杂志社联手策划了这部书的出版与研讨会的召开。

一 、“漂泊文学”:一种新的
写作姿态
研讨会上,专家们对“当代国内漂泊文学第一人”——曾哲的作品发表了各自的看法。雷达说,曾哲的“漂泊”不是为了猎奇或做秀,而是以一种平等的心态去融入当地生活,同时也给少数民族兄弟带去了北京人的问候,他的作品为北京和帕米尔打开了一个互相了解的通道。王干认为,好的文学与差的文学差异,并不在于虚构与否、纪实与否,好的文学让我们忘记纪实与虚构的界限,好的文学有心灵的融入,也有身体的融入。在《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作家心灵的融入、精神的投入,还能看到作家身体的在场,这是衡量作家对生活理解的刻度。曾哲的“漂泊文学”与“旅游文学”、“行走文学”这样的概念不同,因为后者是用情绪覆盖大地,用理念来标示山川村寨,从而消解了自然和山川本身的内容,山川村寨只是点缀。而曾哲用身体进入到其中,山川不只是一个点缀和背景,山川自然已经物我交融,分不清哪是你哪是我。并且,曾哲与当地的人民共同生活、共同创造,使文学有了生命的含量,有了体温和血液的流动,而“行走文学”只不过是镜头里的风景。
张陵说,曾哲是少数几个真正意识到人民生活对文学的重要性的作家,他的行动和作品都是在这种意识下完成的,他的心态已不是一个匆匆的行走者而是定居者,所以他才能真实地描述出当地人民独特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这样的写作姿态表明他已经不是在漂泊,而是在参与我们现实的斗争,参与到当地人民为创造自己美好新生活的历史进程中。至少,在当今,很少有像他这样有艺术个性的作家能够意识到人民生活对文学的重要性并为之付出心血。他的努力,远远超越了许多个人困顿与烦恼。我们有理由高度评价曾哲这种写作思想。

二、草根情怀:与人民融为
一体的文学精神
评论家王干认为,读者被《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打动的原因,与作家的草根意识有关。作家面对人物的命运,自然地采取了平视的平民视角,而不是居高临下的贵族心态和精英视角,回溯历史也采取较低的姿态。在现实中,作家更多的是参与者。这就是作家坚持的草根立场。与底层意识相比,草根立场自然而然地立足民间来自民间。而底层意识则带有一种贵族的目光和恩赐、施舍的口吻,是一种由高而下的关怀。虽然底层意识源于启蒙,但终究是由上而下的救世主心态,而草根意识则是一种平等的意识,不是置身于其中而是生在其中,是平民的和谐的精神指向。
专家们认为,这些年,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发展,文学也慢慢进城了,90年代后期随着美女作家写作、小资写作、都市写作、时尚写作等潮流的兴起,乡村慢慢被遗忘了,即使写到乡村也多半是文革期间或更遥远时期的乡村,最多也是一个美好回忆的起源。那些边远地区的人们在慢慢离开文学的视线。这个时候读到《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是意外的惊喜。作家和人民融为一体,曾哲的草根情怀和人道悲悯理想值得赞美。

三、艺术特征:梦想与现实的
诗性契合
《转场》一书分为虚构与非虚构两部分,分别由6篇小说和若干笔记组成。何镇邦说,书名很有深意,既表达了人在空间中位置的转换,也表述了作品在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的转换。作家通过位置的转换创造他需要的生活环境,通过虚构与非虚构的转换对生命的意义和本原进行深层次的挖掘。季红真说,这部书的虚构与非虚构两个部分互相参照印证,使全书语义结构有独特的效果。两个部分之间有明显的交叉,二者中的人物有着艺术形象与生活原型的关系。非虚构部分的丰富场景与琐碎细节,在虚构的部分中整合为具有启示录性质的叙事特征。非虚构部分像是背景,而虚构部分则是聚集的中心。那种停留在现代文明之外的古朴生存,被提升到诗性的高度。但是作家的审美情感所系,是帕米尔高原上的淳朴民间人物,是在他们不同命运中的心灵世界,是这个世界中苦乐交织的情感内涵,也是和自然高度融合的独特人文精神。
作家徐坤说,曾哲一直在小心避免着世俗功名利禄的羁绊。他本性上是一个不事张扬的人,无论做什么,似乎都率性而为,兴尽而止。他比较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决不强迫自己,做事不违心,一杆传统道德良心的标尺竖在他的心里头当底线。“漂泊”既是他内心里的某种渴望,也是他的人生节律和生活态度。
会后,6月17日,作协与同心社又组织有关作家及评论家随曾哲一起飞赴新疆,到县教委和希望小学进行回访赠书。曾哲要回乡看望乡亲的消息一经传出,牧民们奔走相告,在没有任何人组织的情况下,乡里的男女老少、包括曾哲教过的学生们自发到几里地外的地方来迎接他们的曾老师。乡亲们的真情深深感动着曾哲,也感动了同行的每一个人。大家深深体会到了曾哲笔下描写的柯尔克孜族人民的质朴与真诚,体会到了祖国边疆宏伟高峻的帕米尔高原的魅力,充分认识到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民族关系代表着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作家们应该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来推进各民族的团结和共同进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