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韵 不 成 诗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      作者:毛志成 发布时间:2007-08-10

 以破坏格律、节奏和押韵为“新诗”的首要标志,以打破语言法则和诗言秩序(包括语法、修辞)为“诗的解放”、“诗的自由”,在中国至少流行了半个多世纪。以此弄出的诗的成色如何,命运如何,前途如何,我看很不乐观。将来有一天诗濒于灭亡,原因固然很多,千条万条,但大肆扑灭韵律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至今不明白有的“诗人”何以那样反对押韵甚而仇视押韵?我想来想去,只能找出两条理由:一是没有押韵的本领,一是用精神上和语言上的失序冒充“思想深刻”或“文采飞扬”。结果弄出的“诗”,其实都是“非诗”(此中包括很有文化品位的“非诗”,但更多的是低于普通文字制品、意趣和语言都很粗劣的“非诗”)。

 

什么是诗?诗与其它文学形式有何不同?这是个起码的常识。连这个起码的常识都不懂,必然会陷入更大的误区:认为文盲、醉汉、疯子的胡言乱语更像“名诗”。

 

常识告诉我们,万物必须先有其“形”才能存在,诗也一样。诗失去了“诗形”,谁还承认它是诗!

 

这里说的诗形,至少包括两个方面:体之形,声之形。举例说:诗写在纸上从外观上去看就要像诗,而非其它模样的文学作品。基本的要求是每句一行,每行的字数不宜太多或太少,要大体相近。

 

诗听起来就要像诗,而不像另外的东西。如何使人听起来像诗?韵律是第一位的。古代诗人和研究诗的人很重视韵,还识辨出来韵总共有十三韵,也称十三元。有人为了记下这十三个韵,还用十三个字组成的一段话做为示范,即:俏、丫、头、扭、捏、出、门、来、东、西、南、北、坐。

 

有人认为新诗和古诗的区别之一,就是古诗讲求韵律而新诗则否定韵律。其实错了,中国很古很古的诗如诗经、楚辞、汉赋,是不太讲求或统统不讲求格律、押韵,是十足的“自由诗”。至隋、唐,特别是唐,才十分有意地讲求韵律(包括格律、对仗、平仄、韵脚等等)。因此在中国文学史特别是史诗上,专家们特意将唐诗名之为“新诗”,而将此前的诗称为“古诗”。唐的“新诗”新在哪里?其一便是诗形的新,使语言由无序升华为有序,包括律的有序和韵的有序。必须正视的是:唐诗非但一下子产生了“轰动效应”,作者和读者都对诗产生了共鸣,而且这样的诗形、诗态、诗风一直延续千年。此中的原因,韵律的功劳是很大的。

 

诗形也要发展,不能僵化。从唐时起,至宋、元,律诗的单一化局面发生了变化,分蘖出了词、曲,包括杂剧中所借用的所唱之词、所唱之曲。但无论是唐诗还是宋词、元曲,都始终如一地尊重律和韵。

 

中国近、当代的新诗,凡是被公认为生动且值得喝彩的好诗、名诗,十之八九都讲求大体上的“律”和“韵”(包括书写格式、诵听习惯)。虽然有的诗无此限制也成为公认的名诗,但在实际上那是感人的口号、呐喊、名言、奇句、警句,不是原义和本义上的诗。

 

眼下的某些“新诗”、“自由诗”,以及“新潮诗”、“先锋诗”,既无基于“愤怒出诗人”(鲁迅语)、“因情造文”(刘勰语)而发出的感人之声,而写出的高明之句又用自我式、自私式、自宠式且又无“诗形”的各式呓语强贴“诗”的标签。这样的“诗”,岂能不趋于消亡?写诗的人,即使没有什么真才气、真文采,练一练韵律的基本功总还是可以的。无韵不成诗!这句话对写诗的初学者来说,尤其是第一流的格言。当年毛泽东戏言“倒找我三百大洋不读新诗”,而又严肃地说过“诗当以新诗为主”,可见他还是希望有真正优质的新诗的出现,并认为对新诗的基本要求之一便是大体上押韵。毛泽东没赶得上他所期望的上好新诗,极左的世态和文风是好诗的主要杀手。今天的自由空气已经形成,而诗本身却向践踏语言秩序的路上哄跑过去,前途又岂能乐观?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