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与诚信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王贵胜 发布时间:2009-03-13

王贵胜
    1954年生于河北省丰南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2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1993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硕士学位,留校任教。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获美术学博士学位。其中国画、水彩画作品入选国内外重大美展20余次,多次获奖。60余幅作品被收入各种大型画集,并在各专业报刊发表,出版有个人画集《王贵胜国画作品优选》,在《美术观察》、《美苑》、《装饰》、《美术研究》、《世界美术》、《文艺研究》等刊物做过专题介绍,发表专业论文2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中国山水画景物构成》、中国当代名家研究丛书《王贵胜研究》。

    前段时间,在媒体上关于华南虎照片的真假争论沸沸扬扬,事实胜于雄辩,相信每个诚实的人都会做出准确的判断。在这场争论中,有人指出假虎照在考验地方政府、考验林业部门的诚信问题。的确,在假烟、假酒、假药、假新闻、假字画、假古董充斥市场的情况下,公众更加渴望诚信,更加期望社会道德的坚守和提升。在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环境下,当代美术批评,面对来自市场和金钱的诱惑,能够坚守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能够坚持文化批判的精神,坚守批评的文化品格,坚守对艺术价值的公正判断,从而赢得公众的信任,起到对公众审美能力的引导和提升的作用;起到对美术创作的启发和引领的作用吗?
    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国的美术批评蓬勃发展,是最具活力的时期。出现了一批以青年美术理论家为主的专业批评家群体,那时的批评家充满了理想主义的热情,显得虎虎有生气,对当时美术界的思想解放运动和美术创作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经济大潮汹涌,物质主义盛行,市场活跃。批评开始进入市场,批评家队伍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有偿批评的出现。为艺术家(客户)服务、写画赞和吹捧文字,根据批评家的名头和级别大小,按字数收费。美术批评开始逐渐形成了市场。
    美术批评需要借助媒体向公众传播,媒体作为批评市场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链条发挥作用,于是,播发新闻,发表有偿论文、报纸、刊物。出版社、电视台的主编、编辑 、记者、编导、摄像等工作人员,理所当然的收费,有的私下交易,有的明码标价。供求双方各得其所。艺术家出画集、办展览,还有各种以艺术的名义举办的各种商业活动,如艺术公司、拍卖行、画廊、博物馆、艺术家都需要花钱请批评家写文章搞策划、开研讨会、发布会。这些与批评有关的活动实质都是美术产品的广告和促销活动。
    批评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古希腊。原意有裁判分析、判断、评价定位等涵义。如果批评家们都受经济利益的驱动,以谋取经济利益为旨归。那么谁还会相信批评会有诚信可言呢?中央美术学院的易英说过:“批评家在艺术家中间是不受欢迎的,当然说好话会受欢迎,但光说好话也成不了批评家。批评家是挑毛病的人,看什么都不顺眼,总有一种攻击欲望。专业修养加上攻击欲望可能是批评家最好的条件。”我认为批评家更重要的素质是对社会,对文化有责任感,有独立的思想和敏锐的判断力,有独立的批评意识,还要有批评的勇气。有时勇气比批评和理论更重要。有勇气说真话的批评家会受到人们的尊重。比如讲李小山对中国画穷途末路的批评。吴冠中论绘画形式美的观点,郎绍君对笔墨等于零的批判与分析,易英对政治波普和艳俗艺术的批评等,都在美术界有广泛的影响。
    可能有人会问:只允许艺术家赚钱,批评家就不需要赚钱养家糊口吗?当然,批评家也要生活,当然也要赚钱,问题是作为文化人,作为知识分子总要坚守一点东西,坚持一些东西。没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人当不了一个好的批评家。按市场规律办事,收取必要的报酬也是情理之中。但是批评家至少有选择批评对象的权利,也有坚持批评的相对独立的权利。谁也不可能出钱保证让人必须只说好话,做无聊的吹捧,甚至说假话。批评行为还是要按艺术规律办事,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可一味媚俗。批评家一生所追求的理想、名誉、事业比金钱更重要。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