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的简要分析和韩剧背后的思考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李玮 发布时间:2009-04-28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韩流”成为一种商业文化现象,有具体数字为证。从1993年中央电视台引进第一部韩国电视剧《嫉妒》开始,中央电视台及各地方电视台相继推出了《星梦情缘》、《天桥风云》、《蓝色生死恋》、《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明成皇后》等大批韩国电视剧,并取得了深夜11点以后10%的收视份额。在央视国际网站上,有一份“我最喜欢的海外电视剧”的调查,《人鱼小姐》以71%的绝对优势压倒了包括《兄弟连》这样的大片,第二名《明成皇后》依然是韩剧,有28%的观众支持它,而其他国家的电视剧只占了很可怜的1%的份额。
  近几年更是如此,除中央电视台,韩剧也成为了各大有实力的地方电视台追逐的对象。2000年在凤凰卫视播出的《星梦情缘》收视率高达5.8%,吸引了大批观众的目光。北京电视台大规模引进了《我心荡漾》、《蓝色生死恋》等一批当红韩剧,2005年湖南卫视更是不惜血本买下了《大长今》的内地首播权,四川电视台等也相继开通了韩剧剧场。《妙手情天》、《明朗少女成功记》、《皇太子的初恋》、《爱上女主播》、《女人天下》等剧目开始迅速蹿红地方电视台。眼下,韩国最火的电视剧《我叫金三顺》又已被多家中国内地电视台看中,争相购买播放。一时间,中国荧屏的相当一部分被韩剧占据了,真是忽如一夜“韩风”来,荧屏处处火爆开。
    其实,韩国电视剧不只是在中国地区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在日本、菲律宾、越南以及俄罗斯也是热力非凡。《冬季恋歌》在日本不仅创下了20%的收视率,而其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就达到了1.31亿美元。该剧引起了日本人高度关注的同时也带动了日本观众对其他韩剧及其相关产品的浓厚兴趣。《水晶鞋》这部描写三个女人人生经历的电视剧在越南更是被评为“拥有最广泛观众群的第一部电视剧。”
     一种现象成为热潮自然有它的道理。“韩流”也不例外,从外在的故事讲述到内在的主题表达,从看得见的操作模式到看不见的政策扶持,从可以模仿的经营方式到无法企求的文化背景,从中可以总结很多的道理。
     本文的宗旨正在于此,不仅仅是要看到这股热潮的综合因素,更重要的是对我们的相关行业有一些警示。
     从故事、主题、制作、政策扶持四方面谈韩剧的生成过程  
    (一)普通人的细腻生活  电视化的表达方式
     韩国电视剧基本是以家庭题材系列为主体,它的节奏并不快,外部的矛盾冲突也不激烈,故事尽量用普通人的命运、生存状态和情感经历为主题,基本上都是通过人物情感、性格矛盾、生活细节来反映一些伦理道德的判断和社会状况的思考。这和我们十几年前的电视剧,如《四世同堂》、《渴望》、《上海一家人》是非常相像的。概括地说,就是主题写意,生活写实。那些锅碗瓢盆的奏鸣,家长里短的碰撞,儿女情长的缠绵悱恻正是这些剧种要极力表现和张扬的。故事最注意的是那些情感,是那些在生活中斑斑可见的细节,是那些集合起来的巧合性的变化,同时,在触手可及的烦琐生活小细节被充分描摹刻画的背后,创作者们毫不掩饰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以浓郁的民族文化和厚重的历史作为背景,将饮食、民俗、服饰、医术、音乐、建筑等尽情展示出来,让观众在观剧过程中始终充满了新鲜感,唏嘘感叹人生况味之余,不经意地接受了文化浸润。
    相比那些以传奇情节、哲理对白为主要特点的警匪剧、武侠剧、历史剧,这些生活剧表现手法朴素平实,故事恶俗老套,但剧中人物在爱情、责任、良心之间的波折和反复,一点点的渗透到观众的内心,也在考验着观众内心的情感分寸,并在细细如织的情节中真正做到了“在平凡和琐碎中捕捉浪漫,在柴米油盐中升华主题”。
    如在韩剧《看了又看》里面,妹妹银珠不念婆婆起初坚决反对她进门的“旧恶”,婚后用她的善良、勤劳、忍让,终于感化了婆婆。刚刚播罢、热度未减的韩剧《人鱼小姐》中,聪慧的儿媳雅丽英与因为不满这桩亲事而故作刁钻的婆婆斗智,婆婆白天闹绝食、晚上跑出来找吃的,小媳妇偏偏把家中食物全藏起来,却在婆婆枕边摆下一碗香喷喷的粥,弄得婆婆吃也不是,不吃又馋得睡不着,饶有情趣的细节让人忍俊不禁。儿媳的耐心、智慧最终征服了婆婆,虽然还是小矛盾不断,婆媳俩却越走越近,最终亲如母女。
    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程式化的迎来送往、索然无味的寒喧搭讪以及七大姑八大姨的牢骚唠叨,似乎难登大雅,但这种平常叙事却渗透了浓厚的人情味。观众接受了这些对生活细节的不厌其烦的表现,并且看得津津有味,品尝的怡然自得。
     在表现手法上,韩剧加大台词的力度,这一点实际上非常符合电视剧的特征。对话成了韩剧塑造人物的一个基本手段,也成为了韩剧最常使用的经典叙事策略。韩剧中对话密度之大是罕见的,一集下来,几乎通篇是对话,脱离对话的场面和镜头非常少。矛盾冲突和情感交流都是通过对话来完成。从对话中我们能感受到人物的生活情趣和思想脉络,并在人物对话交锋的过程中埋下若干个兴趣点并捎带一些深入浅出的生活哲理。这些高频率的人物对话,密集的语言对白在承载了更多的艺术责任的同时,还增强了听觉的冲击力,弥补了电视剧影像叙事弱于电影影像叙事的不足。另外,那些日常生活中耳熟能详的闲言碎语的确符合了电视观演环境的随意性和日常化、生活化这一特性。在兼顾了文学的雅致性和生活的趣味性同时,力求变化和多样,或含蓄平实,或幽默深沉,这种不断的变化和补充使得韩剧的故事情节变得鲜活灵动起来。
    (二)传统道德的弘扬   平民精神的满足
     从《爱情是什么》到《蓝色生死恋》,从轻喜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再到历史剧《大长今》、生活剧《看了又看》,韩剧始终如一的表达着亲情、友情、爱情的传统主题,这些传统主题对于有着同样文化背景的中国人来说,尤其具有吸引力。
     韩剧中所呈现出的几代同堂的家庭氛围、长幼尊卑的观念、传统和现实的矛盾、似曾相识的起居方式,无一例外地引发了处在急速变革时期的中国观众的强烈共鸣。中国在历经二十世纪足足百年的以“脱古入现”为目的的文化上的反传统以后,日常生活中的儒教风范与尺度,已微乎其微,几近于无,但文化基因的惯性又使我们对这些传统文化的召唤异常敏感。  
    韩剧中表现的世情人伦、长幼之序、孝悌之义、夫妇之伦、儿女之道……故事总是围绕着这些主题展开。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这些情景既熟悉又遥远,既亲切又匮乏。虽然我们在自身文化现实中已很难体验到相同的东西,但它们都是我们根子上的记忆,是植入了我们基因的文化因子。在韩剧面前,我们普遍有一种被唤醒的感觉;我们在感受,在重温,在思考和咀嚼,尽管未必是很理性的思考和很深入的追溯,但无疑人人都有所触动,隐然地、怀旧地产生对自己亡失殆尽的传统文化、传统道德、传统生活方式的想念和向往,在这种情绪中不由自主认同了韩剧和“韩式”。这种引发中国乃至全亚洲观众共鸣的现象并非偶然,而是韩剧创作和经营的策略——韩国的编剧们丝毫不避讳,他们在创作中自觉地担负起了呼唤本土传统回归和对外传播“大韩”文化的双重责任。这一点与韩国政府的指导和政策扶植有很大关系,因为韩国比我们更早进入后工业时代,也更早意识到了传统道德丧失的遗憾和错误,所以,近年来广泛开展了拯救和呼唤传统的措施,包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保护,扶植韩剧的创作和输出也是其中一种策略。
    另一方面,韩剧中的平民精神也满足了中国观众现阶段的审美需求。
     在武侠、涉案、帝王等题材类型的电视剧充斥荧屏之际,中国普通百姓的审美能力和审美心理在无意间被忽略了,在一片热闹聒噪的虚拟故事中,观众无法找到与现实中自己的生存状态相映照的东西,会感觉到被冷落,会不由自主产生隔岸观火的欣赏倦怠。特别是近二十年来,社会过分强调个人奋斗和物质追求而忽略了集体主义观念和精神归属,很多人有不同程度的不被关注的孤独感和道德困惑,这种焦虑和困惑需要引导也需要宣泄,我们目前的文艺作品在这一点上做得很不够,而韩剧恰恰满足了大部分观众的这种要求。
    再次强调,这种满足并非是无意识的,而是经过研究和策划的,因为韩国当下的社会状况比中国还不容乐观,他们的社会组成单元更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淡漠,韩国的民众比我们更加迫切需要人文关注,在这种状况的驱动下,韩剧鼓起了平民化的旗帜,不仅满足了本土观众的心理需求,也顺理成章俘虏了一大批中国人的目光,并为中国观众的文化休闲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和选择。
    韩剧的平民化立场不靠政治宣传,也不搞乏味的说教,而是用平视的目光审视百姓生活,传递百姓情感。场景的生活化,叙事的日常化,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像《爱在哈佛》、《冬季恋歌》、《星梦奇缘》、《浪漫满屋》、《情定大酒店》这些电视剧,都是以人伦、爱情、友谊等等作为故事结构线索,通过普通的生活、普通的场景来表现,各种情感在亦紧亦松的故事叙述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尽管剧中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它毕竟就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是人性最古老而又永恒的话题。这样的田园牧歌对于眼下的中国观众来说,无疑是具有双重吸引力的。一方面,我国是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度,非常讲究道德伦理,韩剧所渲染的情感内容很容易得到观众认同;另一方面,在现代商业化社会中,人们所熟悉的传统道德力量已被忽视,生活变得越来越务实,这时候,韩剧所弘扬的真善美,所表达的人类伦理道德,就具有填补心理真空的作用,就对我们的文化记忆产生一种强大的召唤力。由此韩剧也就拥有了数量相当可观的又相对稳定的观众群,同时也享有了较高的收视率和重播率。
    (三)成熟的创作理念  专业的制作模式
     从民族性,到东亚性,再到世界性,是韩剧发展的几个阶段。韩剧最初模仿日剧和港剧,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以情感为主线的韩剧继承了日剧温馨浪漫的风格,但又比日剧更日常化、平民化。韩剧中处处渗透着本民族的观念,观众可以通过作品进入到普通韩国家庭的真实生活,感受到传统的儒家文化、家庭观念和协作意识与新生活观念的冲撞,这不仅使韩剧的故事内容充满了强烈的民族色彩,而且也触及到东亚传统文化步入现代社会进程中的精神重建问题,因而受到了亚洲观众的欢迎。立足民族,洋为韩用,是韩剧走向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原则。韩剧拿捏民族性和世界性元素的分寸非常适当。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民族的情感体验恰恰是包孕在世界文化的关怀之中。韩剧所表现出的世界性气质不仅仅是借鉴了现代意识和影像表现手法,也在于通过民族文化的表达,容纳并且丰富了我们对共同面临着的世界性文化命题的审美理解。
    爱情、道德、忠诚、伦理和人性,这些都是古往今来所有艺术样式反复咏唱、孜孜以求的主题。浪漫唯美的情感故事,积极多元的产业运营,再加上对于普遍人群、普遍情感的关注与表现,“韩流”从东亚社会到国际世界的文化震荡,再次证明了各民族的文化精神是共通的。韩剧的成功提示我们,只有保持不断开放的文化姿态,相互吸纳,相互融合,才能够推陈出新,在民族形式、当代生活和世界情感之间搭建起通向艺术真善美的桥梁。
     在韩国,剧本创作过程是流水线式的,是以集体创作为基础的,而不是建立在某个人的智慧之上的。
    制作过程中,他们借鉴中国、美国、日本等地的影视制作经验,然后进行本土化加工,高超的艺术移植能力与本土文化的完美融合使得韩剧在质量上有了根本的保障。
    另外,韩国电视剧生产克服了技术限制,大胆采用边拍边播的制作模式,由专人做市场调查或网络调研,把观众的意见和建议进行汇总分析,并根据观众的收看意见随时修改故事的走向,增强了观看和制作之间的互动性,观众有参与游戏的积极性,也有被重视的快感。比如《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大女儿尹金和江浩俊的恋爱战争回合,撇开了所有人物足足写了八集之多,这就是在观众的参与下进行的,直到观众一片“够了够了”才将镜头重新转回到其他人物和情节上。这样一来,尽管出现了像《看了又看》这样长达273集、《人鱼小姐》长达246集的超长电视剧,观众也能看得有滋有味。 
    由于韩国的播放和制作是一种稳定的关系,因此韩国的演员在本国拍摄电视剧是没有高价的,更不要说“天价”。其国母级的女演员姜受延在拍《女人天下》创下了迄今为止韩国电视剧最高片酬——7000美金/集,相当于人民币6万元都不到,很好的节省了成本,为一个高质量的项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四)文化政策的扶持  海外发展的策略
     近年来,韩国电视剧的海外出口额正在急剧上升,并且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战略明确提出,发展文化产业必须要开拓海外市场。利用国内市场收回成本,利用国际市场获得利润。1999年,韩国广播文化交流财团设立“影像制品出口支持中心”,每年为1000部以上的出口音像制品提供资金支持。2002年,韩国政府还设立了“出口奖”,由文化观光部和文化产业振兴院对出口产品和单位评选出十个奖项。《蓝色生死恋》获出口特别奖之后,不仅得到了250万元的奖金,而且国家还为其提供了国内外经营出口的多种优惠。
     韩国还在互联网上建立了韩剧营销网站,向全世界的节目购买商和广播电视机构提供节目咨询,并迅速得到客户的直接反馈。这些多种营销手段共同构筑了韩剧的完整的营销模式。
     政府的支持与积极参与,推动了韩剧在世界文化贸易中的流通。《冬日恋歌》在日本掀起的“韩流”业已成为2004年韩国文化外交的重大收获。在此基础上,韩国外交部正积极开展影视作品对外交往,并且在以低价向阿拉伯国家推销韩剧,占领影视文化市场。
    韩剧还特别重视后产品的开发,一些外围产业也善于围绕韩剧大做文章。《冬日恋歌》在欧美尚未登陆,男主角裴勇俊戴的眼镜、围巾和项链已经成为了洛杉矶礼品店里的人气商品。而韩国旅行社最近推出的新线路除了常规化的滑雪、温泉浴等冬季旅游项目,还将《冬日恋歌》的拍摄基地作为景点纳入行程。韩剧剧中人物使用的手机、手袋、服饰都因后产品开发而成了青年男女争相购买的热点。因为韩剧、韩流,人们潜移默化地对韩国文化有了亲近感,韩国成了出国游主要目的地之一,韩国饮食是流行时尚,韩国服饰更成为从南到北的服装店标签。由此让人不得不惊叹韩国文化潮流对其经济输出的作用。
    韩国的自我文化保护也是非常明确的。有一个非常鲜明的例子。《还珠格格》当年进入韩国人的视野后,横扫了三大电视台黄金时间收视率,这让他们产生恐惧。从此采用严格的自我保护政策,韩国三大电视台突出了“禁令”,KBS、MBS、SBS三大电视台不播中国的电视剧,采取锁闭政策,争取生存空间。
    任何事物都有其发展规律。韩国电视剧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全盛时期,但同时也面临着更大的变革和挑战,这些可能对我们有更大的启发意义。
    首先,高投入大产出的经营模式,使得制作热销电视剧的成本一路攀升,韩国影星等级制表明,启用一流的演员费用只会越来越高。另外,观众不断增长的期望值也促使韩国电视剧开始更多的外景拍摄,这样就再次提高了制作成本,难以收缰。
    其次,韩剧如果一直讲述波澜不惊平淡无味的故事,无疑会窒息它的吸引力和叙事活力。仅仅依靠丰富的语言信息和生活质感的情节显然是弥补不了韩剧这一缺憾的,审美能力在不断提高的观众慢慢将不会满足这种单一的叙事风格和表现形式。“你的脸太大,遮挡了阳光,我要和你离婚。”这是《人鱼小姐》里的经典台词。此种疲态的叙事已经让人略显烦意了。这些先天不足需要不断设置悬念和植入突转的故事情节才能实现,而这方面韩剧显然做得不够。再加上韩剧全仗其故事优势,并且有些孤注一掷;一旦故事层面没搞好,韩剧简直一塌糊涂、惨不忍睹,例如《明成皇后》即是如此。长此以往,“韩剧”随着时日的推进,就很有可能变成一个我们记忆中的名词,即使它曾经温暖过许多人的午夜,即使它曾有个和“黄蓉”一样的“长今”。   
    还有,由于电视台要制作大量的首轮节目,资金问题也越来越突出。虽然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表示,韩国广播电视广告公司是历史遗留产物,随着电视业的发展最终将会被韩国自由经济淘汰,但是其管理机构的性质依旧存在。某种意义上它在一定程度上还是会限制投入产出的市场比例。
    关于韩剧背后的反思
    对于韩剧的热播,我们很难以大国思维或者是民族情感来判定应该接受还是拒绝。实际上,不管我们接受或拒绝,韩剧热播已成为事实,我们所能做的是要反省这样一个问题,即在一个每年出产电视剧达万集的生产大国,何以会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去容纳他国的影像制品?  
    无论是从国家战略还是从地方政府的措施看,文化输出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当西方的麦当劳、肯德基们在迅猛扩张的时候,现在“韩剧”又来了,这反映出现代社会竞争的一种趋势,值得我们格外重视,并要为此多花些心思。当中国的文化产品也如“韩风”一样刮起的时候,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才能真正享受“一体化”的待遇。较之商品,文化的生命要长得多。
    相比之下,国内的电视剧创作有很多误区,很多影视剧远离大众心理经验和文化经历,从权力到暴力,从江湖到黑幕,很少有关注普通人的灵魂状态与情感状态的作品;制作者似乎总想在题材上取胜出奇,而不是依靠艺术作品本身的道德、精神和情感力量来打动人。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出现大批跟风之作,历史题材、反贪题材、公安题材,什么风行拍什么。一时间充斥荧屏的要么是精于权谋的帝王将相,要么是官场内部的明枪暗箭,这样的剧作偶尔观之或有新鲜之感,但看多了未免就有点无趣和无味了。
    现在引起的韩流热,对我们创作上普遍的浮躁敲响了警钟。“韩流”能够盛行起来,就是对我们目前创作和制作状况的一次反证。我们丢掉了自己应有的传统,完全附庸港台式的制作,使忠实的电视剧观众极为不满,观众需要一些能够打动人心的、真实、深沉、细腻的故事来满足自己情感的宣泄和坚持正确的道德判断。“娱乐至上”的代价是失去了文化的品格,失去了文以载道的基本责任,这种状态会引导年轻人盲目消费和猎奇心态,社会道德的基本标准也会因此变得模糊甚至异化,所以技巧和商业化决不能够代替电视剧必须坚持的人文精神。
    我们必须重新重视我们的传统,重新重视已有的经验和成功,扫除浮躁,踏踏实实地坐下来,去表现人们正常的情感、善良的追求、真实的命运,才能赢得已经失去的观众。情感伦理剧在现代生活中是永远会受到观众青睐的品种,对涉案剧的限制更引发了观众对爱情伦理剧的需求,如果我们不去占领这个市场,不去进行正确的反思,不去发扬我们传统中的优点,就会白白让出这块巨大的市场。
    我们的文化产业政策也有不平衡的地方。
    全国电视台的电视剧广告总收益达到300亿,可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全国电视台,用来买电视剧的总购销经费不到30亿,也就是说,电视剧产品是以900%的利润在为电视台带来收益,制作商何等可怜。这种重播出、轻制作,重平台、轻内容的做法怎么能形成健康旺盛、持续发展的文化产业呢?同时,由于我们规划执行方面比较松,本来全国各电视台每年的电视剧需求总量不过7000集,而我们每年通过发行的电视剧达到12500集,也就是说,已生产出的电视剧居然有40%是超出需求的。这种规划大于需求、生产大于需求的状况,不仅使得大量的电视剧束之高阁难以正常播出,也严重挤占了资金和表演、制作、创作等各方面的人才,这种畸形的“繁荣”也导致我们创作上的浮躁和质量上的粗糙。
    还有,文艺批评和文艺理论的严重缺失也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韩国有一套系统理论来支撑他们的产业发展,他们非常重视宣扬自己的文化理念,很重视健康的文艺批评。而我们报纸的文艺版上能看到的,几乎都是八卦消息和各种各样的追星新闻,真正冷静的文艺理论,真正健康、清醒的文艺批评几乎绝迹,这是一种消费文化的消极现象。这样下去,我们的文艺产品就不会有生命力,我们对自己的传统就会缺乏正确的认识,就会对我们电视剧作品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采取完全放弃的态度。文艺应有的基本任务,文以载道的基本责任就会统统丢到脑后!如果盲目的追求收视率,盲目的追求所谓的“眼球经济”,一定会给我们的文化带来长期的毁灭性的灾害。所以,重视文艺理论,重视文化批评,重视作品中的文化格调,重视我们文艺创作力量的基本气质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韩流”并不像某些媒体和专家写手吹捧得那么不可一世,更不像追风者眼中那么高不可攀,它就是电视剧,一种能够在平和中传达情感的电视剧。只要我们能够汲取这些经验和教训,深入了解它们,取其精华为我所用,那么,中国的电视剧产业就能健康地按照自己的发展规律形成更高的浪潮。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艺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