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味浑厚 妙语连珠

[关闭本页] 来源:      作者:作者:姚振生 发布时间:2009-06-08

    由贾德丰、赵其昌创作的京韵大鼓《花木兰》曾荣获首届中国曲艺牡丹奖文学奖;在文化部主办的2004“群星杯”比赛中荣获金奖;另外《花木兰》的作曲也荣获了北京市庆祝建国55周年优秀音乐创作奖。京韵大鼓《花木兰》以其独特的魅力,优美的唱腔和凝练的语句享誉北方曲坛,久唱不衰,已然成了众多鼓曲艺术家的保留节目。
    京韵大鼓《花木兰》展示出作者的创作风格和艺术特色。作者以全新的视角塑造了一位古代巾帼英雄。《花木兰》的唱词从头至尾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故事是老故事,可是唱词却是新唱词。旧瓶装的却是新酒。全篇朴实无华,大俗大雅,生活气息浓郁,感情真挚细腻,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纵观全篇,没有一处使人感到晦涩难懂的地方,似乎语出平淡,然而就这平凡之语,却是最准确,最动人,最能体现艺术美的地方。而在这些地方也折射出作者的独具匠心和深厚的艺术功力。我们看花木兰“一十二载平国乱,班师回朝奏凯歌”的时候,其场景是这样描述的:
    花木兰,
    一路行来一路慨叹,
    触景生情热泪含。
    去时一路多艰险,
    归来只觉天地宽。
    去时村村难举火,
    归来处处起炊烟。
    去时田间草长满,
    归来五谷报丰年。
    好一派太平景象观不尽,
    也无心留恋,留恋面前的美好河山。
    心急只嫌马蹄慢,
    啪、啪、啪,紧加鞭风驰电掣一往无前。
    这些词句没有听不懂的地方,看似信笔由来,实则反映出作者在驾驭语言方面的过硬本领。通过对比的手法,运用排比的句式既表明花木兰离家十二载回家急切的心情,同时也表露出经过十二年的战乱后,人们重整河山,使国家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老百姓过上了安定祥和的生活,花木兰爱家之情,爱国之心溢于言表。语句格外简洁,不枝不蔓。另外,所用诸如“触景生情”、“太平景象”、“风驰电掣”、“一往无前”等这些既朴实又时髦的词汇,映衬出鼓曲的新鲜感和时代感。正如老舍先生所说:“字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全看用的恰当与否。连着用几个‘伟大’,并不足使文章伟大。一个很俗的字,正如一个很雅的字,用在恰当的地方便起好的作用。文字不怕朴实,朴实也会生动,也会有色彩。”
    《花木兰》的语言除了明白如话,简洁朴实外,其节奏明快,句短意长,跳跃奔放的风格也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再看花木兰回乡,乡亲们迎接她的热闹场面:
    这一日,来到了延安府,
    离家不远到村前。
    遥望见,乡亲列队村前站,
    又听得,弦歌奏起鼓声喧。
    原来是,木兰归来消息传遍,众乡亲,早已等候尚义村前。
    花老汉,心情激动笑容满面, 颤颤的声音唤木兰。
    这些句子虽然长短参差不齐,但节奏疏宕,押韵工整,具有极强的韵律感。句式变换多端,有的是八字、十字甚至十几字,并以短促的三字头来点染,节奏疾徐多变,音韵铿锵有力,这种音律之美,使词句吟颂唱来朗朗上口,乐味十足;听来如数家珍,如叙家常,恰似一首优美的抒情散文诗,使人感到情趣盎然。
《花木兰》在语言表达上的另一特色便是语言个性化,感情细腻化。寥寥数语就把花木兰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酣畅,这也是这篇作品与众不同的地方。
    众所周知《花木兰》是根据南北朝民歌《木兰诗》衍化而来的,但在表现的方法上却大相径庭。《木兰诗》主要是展现她的英雄性格和优秀的品质,花木兰不仅勤劳善良,而且坚毅勇敢,具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同时又有功成不受赏的高贵品质。而京韵大鼓《花木兰》在这些方面没有花费太多的笔墨,而是本着“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创作方法,把主要精力用在花木兰这位年轻少女内心世界错综复杂的描述上。花木兰和真实生活中的少女一样,在十八岁这个年龄时,有梦想,爱玩耍,爱打扮,天真无邪,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且看这段精彩的表述:
    十二年,我迎风生,伴雨长,
    风啊,吹粗了我的皮肤,吹黑了我的脸。
    多少次,梦中回到尚义村,
    多少次,梦中坐在织布机前。
    多少次,梦中与姐妹嬉笑玩耍,
    多少次,梦中我把儿时的红装穿。
    多少次,梦中对镜贴花黄,
    多少次,梦中依偎在母亲身边。
    十八岁是少女的花开季,
    十八岁是少女的梦幻期。
    青春少女貌美心清笑声朗朗,
    少女的心是一片明朗清澈的蓝天。
    是啊,十八岁的少女本应是“貌美心清,笑声朗朗”,而如今却是“风啊,吹粗了我的皮肤,吹黑了我的脸。”是什么使花木兰变成如此这般?是战争,是敌人的侵略。但是为了“万家祥和,国富与民安”,花木兰便牺牲个人的一切,替父从军,驰骋疆场。
    俗话说:“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京韵大鼓《花木兰》成功之处,在于作者善于把握人物的内心世界以浓重的笔墨塑造人物的“内在”形象。而不像某些文艺作品在刻画人物时只注意外在的表现和描述,忘记了对人物灵魂深处的开掘。《花木兰》作者高明之处,就是巧运灵思把花木兰的外在与内心结合起来写。这样就把人物写活了,给人立体的感觉,让人看到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花木兰。为了表现“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的情致,作者连着用了六个“多少次梦中”的排比句式,声音回环优美,富于音乐性,令人脑际浮现出一个妙龄少女,天真活泼的画面同时与花老汉所叙的“难为你,冲锋陷阵经百战”,“难为你,追杀敌寇不下马鞍”的花木兰形成鲜明的对照,全段犹如碧波翠浪,起伏荡漾,强化了唱词表现的穿透力,达到了妙语连珠韵味浑厚的艺术效果。
    传统曲艺艺术形式如何适应今天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欣赏口味。这,的确是摆在我们面前需要认真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变则可久,通则不乏”,这就需要“变”,需要创新,既不能抱守残缺重蹈覆辙,也不能“穿新鞋走老路”。《邓小平论文学与艺术》一文中说得好:“采用旧形式反映新内容的方法也是必要的,因旧形式在民间具有根深蒂固的潜势力,深受群众所喜爱,且其本身亦有可利用的价值,但利用旧形式必须表现现实内容为主,方法则应是批判的有选择的利用。”京韵大鼓《花木兰》在这方面做了一次有益的尝试,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它在保持传统特色不变的情况下,在内容和语言上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满足了今天观众的审美需求,适应了当代人的欣赏口味。
    古人云:“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愈是好作品,愈是天衣无缝,既难寻针线之迹,又难辨针黹之功。京韵大鼓《花木兰》可以说是当今曲艺中的精品。
    作为一个曲艺爱好者,我殷切希望二位作者始终善用其长,多从生活中直接提炼素材,洗铸语言,创作出更多的具有时代气息和生活气息浓郁的曲艺精品来,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的需求。
                                 (作者系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