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与不知

[关闭本页] 来源:北京文艺报      作者:作者:张占琴 发布时间:2010-04-15

    孔子所开创的儒学,从汉武帝开始,在中国古代思想界传承两千年之久,现已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儒学经典《论语》关心和研究的问题都是与现实密切相关的问题,例如关于政治、经济、道德、教育等问题。孔子的这些语录,犹如碧天的一轮明月,每次品读,都能让人在寂静的夜里,沐浴着朗月清辉,疏瀹五脏,澡雪精神。其中,孔子说的“由!诲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第十七章)这一段话,让人回味无穷。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由!我教诲你的话,你知道了吧?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呀! ”最后一个“知”字在古代通“智”。这是孔子在教导学生子路,对于任何事都要保持谦虚诚恳的态度,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能自欺欺人。在孔子看来,“智”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这是大教育家孔子现实主义的一个突出表现。
    孔子不仅是这样教育学生,而且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论语•卫灵公》就体现了孔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求实态度。卫灵公问阵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这记载的是春秋时期,孔子在卫国时,卫国国君向孔子询问作战的阵势。作为政治文人的孔子,在卫灵公面前实事求是地回答了问话:“礼仪方面的事情,倒是听说过它的一些做法;用兵方面的事情,没有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孔子周游列国讲学,推行礼仪,自己是精通礼仪的,但孔子只是说“尝闻之矣”,足见孔子的自谦;对“军旅之事”不懂,就直接坦然地说:“未之学也”。知道的不但不炫耀,而且回答得很谦虚;不了解的不装懂,即使在卫国国君面前也不怕丢自己的脸面。毕竟学无止境,即使是博学多闻的孔圣人也会有所不知的,他做到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而不是“强不知以为知”。有些人地位高了,名气大了,便自以为学问高人一筹,处处自以为是,夜郎自大。自己明明错了,也因“爱惜羽毛”而唯恐人家指出,就算被人家指出来也百般辩解。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对待知识的实事求是精神,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实事求是”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在《论语》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中初露端倪;《汉书•河间献王传》有了“实事求是”的始见用例,文中说明了做学问必须详尽地掌握事实材料,才能得到真知和符合实际的结论;明末清初进一步得到发扬光大,顾炎武等一批大儒,倡导“经世致用”,希望以“求实”救其偏弊;晚清,龚自珍提出经世致用之学,以取代空疏的宋学和烦琐的汉学。魏源也极力主张“贯经术、政事、文章于一”。
    当今著名物理学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籍华人丁肇中在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师生做学术报告时,面对同学提问“三问三不知”:“您觉得人类在太空能找到暗物质和反物质吗?”“不知道。”“您觉得您从事的科学实验有什么经济价值吗?”“不知道。”“您能不能谈谈物理学未来20年的发展方向?”“不知道。”三问三不知!在场的人全都深感意外,但不久,全场爆出如潮的掌声。“不知道”是一般学者在回答学生提问时都不敢轻易说出的话,但丁肇中这位大学者毫不讳言,这正反映了他“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强不知以为知”的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反映了他做人的谦逊和治学的严谨,令人肃然起敬。
    反观当下,我们不无遗憾地看到,有些社会名流常常摆出“无所不通”甚至“无所不精”的架势,有多高的权位就自以为有多大的学问,明明“不知”却到处高谈阔论,塑造“知”的光辉形象。学风浮澡,有的抄袭论文,以换取学位证书或职称晋级。有的对专业知识浅尝辄止,不潜心研读,反以行家自居。这些社会现象令人扼腕痛惜。
    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从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和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全局出发,提出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重大战略任务,强调要把各级党组织建设成为学习型党组织。中共中央办公厅也印发了《关于推进学习型党组织建设的意见》,我们一定要认真贯彻中央关于建设学习型党组织的要求,首先每一位党员干部都应自觉地把学习作为一种神圣职责,作为一种精神境界,自觉地做到学以明志、学以养性、学以增智。同时,要学习丁肇中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把孔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奉为圭臬,形成良好的学风。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