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与文艺:2013·北京文艺论坛

[关闭本页] 来源:来源:市文联研究部      发布时间:2013-12-19

    12月14日,“网络与文艺:2013·北京文艺论坛”在京召开。本届论坛由北京市文联主办、北京市文联研究部承办、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协办。谢冕、曾庆瑞、陈履生、孟繁华、孙郁、王彬彬、王尧、蒋原伦、张柠、宿志刚、刘旭光、马季、吴粤北、赵宁宇、刘彦君、赵小青、宋宝珍、邵燕君、王家新、张悦然、崔曼莉、宋丽晅、古筝、吴长青等各艺术门类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并做主题发言。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王德新致辞。会议由北京市文联副秘书长张恬主持。

    本届论坛以“网络与文艺”为主题,旨在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和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精神,强调对网络的阵地意识。在网络对当代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新形势下,通过理论研讨,分析网络对当代文学艺术的深刻影响,把握网络条件下文艺发展的特点与趋势。团结和凝聚体制内外的积极力量,传播主流声音、弘扬先进文化,引领网络文艺健康成长,推动首都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

    参与论坛的各位专家、艺术家从自身研究领域出发,通过总结新鲜的实践经验,分析得失,指出优劣,围绕当代文学艺术的网络化生存、网络时代文学艺术生态的重构、网络文艺经典化的可能性等话题展开充分研讨。大家认为,网络已经形成了文艺创作生产的新机制,产生了当下文艺传播的新渠道。文艺评论工作在这种新形势下,应该积极介入网络文艺,担当起对当前网络文艺进行规范和引领的责任。与会者还表示,网络也是文艺新人成长和成才的新园地。作为党和政府联系广大文艺家的桥梁纽带,市文联将进一步探索网络文艺人才的成长规律,充分发挥联系、团结体制内外广大文艺工作者的优势,创新文联职能,开拓新形势下首都文艺工作的新局面。

    “北京文艺论坛”由北京市文联于2005年创办,每年一届,至今已举办8届。论坛宗旨是“整合12个艺术门类文艺资源,搭建理论交流平台,打造文联文艺评论品牌,强化桥梁纽带作用”。历届文艺论坛,都从文联工作的角度,提出有现实针对性的话题,引起社会各界的进一步关注,为增强文艺评论的导向性和权威性、促进文艺评论工作的健康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发言摘登

 

20131219105147165.jpg

王尧(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网络文学研究面临四大难题

    网络文学改变了文学的生产方式,包括传播、写作、营销等,我个人觉得可以说这个变化是革命性的,至于究竟给我们的文学观念、给文本、给文学史的研究带来什么影响,我比较谨慎地认为,还是暂时不要过高估计或评价这样一种影响力,我的基本看法就是它改变了文学的生产方式,但还不能轻易地下结论说它在多大意义上改变了我们的文学秩序。

    研究者不能在对立当中,而应该在差异当中来看待网络文学的问题,当我们面临网络文学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网络文学与纯文学等样式的关系,把今天网络文学所处的大的文学环境称为传统文学或者主流文学,我认为是不妥当的,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概念,在一个什么样的,更有普适意义的命名范围内来讨论网络文学的相关问题。不能因为有网络的兴起这样一个新的因素,就把我们今天的文学称为传统文学或者称为主流文学,重新为今天的文学整体命名是很大的难题。由此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新文学出现以来关于新文学和旧文学以及通俗文学的争论问题,把通俗文学单独作为一个文学现象来研究的时候,成就是非常大的,但如何把通俗文学整合到新文学里面做一个大的文学史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可以讲差异,不能讲对立,但如何来融合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怎么介入也是一个问题,我们是把它作为一个现象,作为一个文学生产的机制,作为一种传播的方式,在这之外它能否有让我们来讨论的经典文本,当然经典的产生需要一个过程,网络文学经典有怎样的标准,我们能否形成一个评价体系,这是有一些难的。

    再有,如果学院批评介入,怎么跟网络文学形成互动,这是非常难的,有的学者也发表过相关文章,但对网络文学还未产生任何作用,批评和文本作者之间尚未形成双向互动机制。

20131219105157962.jpg

陈奇佳(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网络文学批评当从产业角度入手

    对于不同类型的网络文学,我们能够运用的批评武器应该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应当采用比较经典的评论方式,这种方式并没有过时,而且永远有它相应的作用。但对于当前中国网络文学的主流,也就是商业化的网络文学写作,批评家还应该有其他的批评方式,很重要的就是要讨论文学写作和文化产业链之间的关系,这可能也许是这些网络文学写作真正的特点所在,也是网络文学写手真正关心的事情,很多时候,批评家就网络文学讨论经典的美学话题,写手和读者是不感兴趣的,这的确也并不是阅读网络文学作品的真正消费需求所在。

    批评家应当对网络文学的产业属性有针对性地研究,网络文学已经构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产业形态,它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在于能够给当前中国极端贫血的文化产业提供一定意义上的创意支持,只要搞文化产业的人都知道,中国当前的文化产品生产过程中,包括影视、动漫生产,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就是好剧本严重缺乏。网络文学有一个优点是应当予以充分估量的,那就是它们确实创意比较好。不管是影视剧还是动漫剧本写作,都需要批评家有针对性地在网络文学中发现、评价和挖掘其中相应的能够产业化的成分,有的网络小说可能本身漏洞百出,但是其中可能会存在几个非常好的桥段、想象诸如此类,所以好的影视动漫剧本可能不是一部网络小说改编而来,有可能是好几部网络作品共同作用的结果,这是评论家能够广泛介入的部分,这个部分依靠电影发行机构、电视剧制作机构的受利益驱使者,指望他们对这些产业化元素有多关心是不可能的,但评论家在这方面是可以把握的。

20131219105214837.jpg

吴粤北(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网络音乐打击盗版仍是重中之重

    由于网络音乐作品没有标准和限制,其产品的准入机制不完善、不健全,使草根创作者有机会通过互联网发出自己的声音,《吉祥三宝》《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等口水歌,由于互联网的传播优势,击败了很多优质的音乐产品。音乐人、唱片发行机构为了自身生存需要,也不得不将其产品转化为数字格式。不言而喻的是,今后的音乐无论是否精品,都有可能呈现于网络,接受网络人气的优胜劣汰,于是就没有了网络音乐的概念,也没有了网上音乐的主流与非主流之争。

    音乐遇上互联网,开始以前所未有的数量和速率进行大规模的制造、复制和传播,其准入门槛大幅度降低,随着网络带宽增加,音视频文件格式可以以高清方式播放,到那时音乐传播将呈现网络媒体一家独大的状况,利益的蛋糕将重新划分,划分好利益蛋糕是音乐生存的根本,现在网络音乐的蛋糕主要由播放平台获取,许多甚至是非法获取,而且它们有一种免责机制,只要写一条公告说,如果我侵犯了版权,请向我来投诉,这就为侵权行为提供了一个看似合法的渠道,这是非常糟糕的。

    所以,网络侵权是制约优秀音乐产品生产的巨大障碍,有很多投机者急于借助网络出名,提升人气,不尊重知识产权,专业音乐人因不断遭遇网络打劫,对网络传播的版权保护不抱希望。为了打击盗版,免费的音乐午餐还是有必要的。音乐产业要做大做强,发行方未来可以通过网络发布音乐信息,号召大家回到音乐现场,聆听真实的音乐表演。网络立法、网络秩序亟待建立。

20131219105223946.jpg

宿志刚(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网络影像重在创意与精神质素

    新媒体作品的特点是具有强大的感召力、感染力,这是一个人人皆可参与的草根秀时代,信息技术的革命、互联网的延伸为微视听作品提供了更多表现方式,微视听作品也打破了传统创作中草根与精英的界限,无数业余爱好者成了视听新媒体的生力军,他们的作品也契合了互联网技术带来的自媒体时代的变革。观众只要在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就可以随时随地观看、分享影响视听作品。平民文化的流行和大众娱乐的繁荣,使微视频、微影像等新媒体文化产品向全民普及,今天大众不仅要做欣赏者,而且要参与到生产过程当中。

    从叙事策略上与表意方式上看,视听新媒体作为新技术支撑下的一种形式,并不具有单独艺术门类的特点,只是杂糅的复合形式,但其作品中表现的创意必须是一种易于大众接受的形式,可称为创意产业的组成部分。视听新媒体影像是一个由新技术驱动、以内容为主导、以运营为手段的新兴产业模式,必须以消费者为核心,在主体结构、运营方式、传播模式和空间布局等方面表现出更强的开放性、互动性、社交性和渗透性,有效整合网络新媒体视听资源,摆脱对时间、地点、环境、终端、平台等多种因素的依赖,才能进一步提升其市场竞争力。

    当代影像来讲,技术已经不是问题,精神、态度才是关键所在,中国在世界化,世界也在中国化,我们目前的作品要么过于崇拜技术,要么过于崇拜金钱,而没有深入人性与自然,不感人,应该打开内心世界,让艺术变得更丰富,应该表现生活,为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而努力。今天是由一个影像来叙事的时代,文学、戏剧、诗歌等等可能都要借助影像来重新叙事,这可能是很好的文化传播的契机,影像创作者本身也希望他们能在文化传播中贡献一份力量。

20131219105232587.jpg

马季(中国作家网副主编):网络文学亟需专业研究

    网络文学是大众文学的一部分,网络文艺是大众文艺的一部分,如果说网络文学的优势也是当代文学的优势,那么它的缺陷也是当代文学的缺陷,我们不能把它从当代文学里面择开来说其中存在什么问题,它的问题就是当代文学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当代文学研究需要面临的问题。

    网络文学带来了当代文学生态的多样性,首先从作者和受众层面来说,目前据统计,全国各家网站签约作家达到了250万人,网络文学受众达到了2.5亿人,在约6亿网民中,占总数的42%。这造成了一些误解,有人认为这么庞大的创作群体,作品质量和各方面都不能得到保证,其实网络文学创作现场淘汰率是很快的,平均8000人里才有一个能称得上网络作家,也就是说,250万人里真正能排上号的也就三四百人。

    比起传统文学来,网络文学的圈子化倾向不明显,几乎没有一个网络作家可以通过关系发稿,你的关系没有用,网络读者不接受你,那你就是不行,网络文学作品完全依靠网络读者的筛选,虽然这并不是唯一的标准,但总体来讲是比较公正的,为很多作者提供了成长的机会。

    网络文学创作者的身份是多元化的,它让文学创作群体又恢复到上世纪70年代末的状态,既有农民,也有工人,还有学生、解放军、公务员等等,大量的人投入到网络写作中,而不像传统文学领域,优秀作家基本是专职作家。作家里面有好多非文科学生,据统计70%以上是理工科的。当然也有一些负面的问题,比如专业化程度不够,商业化的特征比较明显,因此必须得有一些专一的研究,才能真正保证网络文学的创作能在较高的水准和正确的方向往前发展。

20131219105241774.jpg

邵燕君(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网络文学是作者与读者的共同作品

    我对网络文学有一个非常狭隘的定义,网络文学不是在网上发表和传播的文字,而一定是在网络中生产的文字,在我这个狭隘的定义中,如果有一位网络作家,他的作品完成了之后再在网上发表,哪怕是分段发表,我都不把它叫网络文学,我的网络文学的意义一定是在网络空间中生产的,在这个过程中有作者和粉丝的大量互动,那才叫网络文学。

    因为在网络文学生产中粉丝的欲望占据了核心,网站的经营也很大程度上利用了粉丝经济,粉丝既是过度的消费者,又是积极地意义的生产者,他们不仅是作者的衣食父母,也是智囊团和亲友团,他们和作者形成一个情感共同体,一部网络小说连载过程中会有大量铁杆粉丝日夜追随,他们的指手画脚时时考验着作家的智力和定力,也给予及时的启迪和刺激。相对于金庸时代的报刊连载,网上的交流空间更像是古代说书场,一部吸引了众多精英粉丝跟帖的小说应该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作者更像是总执笔人。

    以粉丝为中心的网络写作彻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作家和读者的关系,作家不再是被膜拜者,而是提供分享者,商业写作者更是服务者,网络作家的境界高下取决于其影响的粉丝群体,可以说有几流读者就有几流作者,一旦有金庸这样的大师出现,全民文学素质都会得到很大的提高,大家经常会说网络文学要提高自身写作质量和境界,说的没有错,但这个说法没有意义,网络作家作品的提高不是他自己的一个完全主动的选择,他必须跟他的读者群相辅相成。

20131219105304727.jpg

曾庆瑞(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网络剧目前还不是电视剧的对手

    有人说2012年北京地区的电视剧开机率从70%降到了30%,这意味着电视媒体的观众流失了一半以上,而且流失的是19到40岁的高端中青年观众。因此,剩下的电视观众老龄化越来越严重,有人断言不出几年电视台的广告收入将大幅下降,似乎现在不是新媒体在挖墙脚,而是已经挖掉了半座房子。

    有人说,30年前听评书的是一代,20年前看电视的是一代,10年前看电影的是一代,现在看网络剧的又是一代,网络剧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电视剧通过网络传播,另一部分是网络自制剧。

    网络剧是不是真的狼来了?从目前播出的情况来看,还不足为惧,主要是大部分质量很差。情色、小三、捉奸、出轨、图谋财产等情节屡见不鲜;还有穿越,写年羹尧时期一个宫女最后穿越到了迪拜,和迪拜考古青年学者爱得死去活来,历史成了编剧手上的面团,任意解构、颠覆;还有的写为了报仇娶仇人女儿为妻,婚后百般折磨,最后把她逼走,虐心的程度到了地狱一级。“唱衰”是一种商业策略,我们不要过度迷信。对于网络剧,我们要看到它的很多不良的倾向的声音,比如色、狠、野,高度自由观看,门槛非常低,对年轻观众有极大的误导的作用。

    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社会不会长时期容忍娱乐至上,也不会长时期允许泛娱乐,只要民族有这样一种精神,有这种文化的传统在,网络剧没有别的出路,只有改造自己,让自己从质上面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才有可能利用网络这样一个传媒赢得更多的观众为电视剧的发展贡献出一份理想。

20131219105313602.jpg

高瑾(爱奇艺总编辑):大数据研究令传播更准确

    科技革命令信息载体发生了变化,传播渠道发生了变化,电视是一种大众传播,我们说互联网是独媒体,更适合一对一传播,我们自己在研究整体市场的时候,是分成大、中、小屏幕,大屏幕是我们这个行业做不了的,中屏幕和小屏幕目前互联网都在涉足,比如互联网电视进入万家,比如大家用的各种终端,因此如何随着科技的发展在我们所拥有的屏幕上做好我们的内容,并且我们也为我们的内容提供一个平台和渠道,让各个文艺形式能够进到我们的屏幕里面来,这是非常重要的。

    据有关数据显示,2013年6月底网民已将近6亿,其中移动终端的增长超过PC端,无论在用户规模还是上网时长上。另外数据显示在农村上网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了城市,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有了互联网的介入,中老年上网的人数增加。我们通过大数据进行分析,比如在一线城市大家通过网络干什么的多,因为一线城市人们收入高,他可选择的娱乐方式太多了,需要的东西也太多,所以很多人搜索的就是我去哪儿玩、我要吃什么、去什么酒吧、买什么东西等等;但在三线城市大部分人搜索的是文学作品、游戏,因为他们的生活相对来讲没有大城市的节奏这么快、内容这么丰富。

    看电视的人相对比较勤快,上网的人相对比较懒,就是你一定要把这个东西喂到网友的嘴边告诉他好吃他才吃,看电视的人可以调台,网民觉得剧不好看就直接关了,你再吸引回来难度是非常大的。我们在做的是通过这个大数据研究不同城市或者是不同地域的需要,大数据研究让文艺作品在网上的传播更准确。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